2017年2月26日 星期日

~陷阱~ 

翻譯已取得作者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我會把連結給作者,有想要對作者說的話可以留言在下方。

原作: つるりんどう
原文: http://inquest.systems.ne.jp/ 點選其中的 新作/連載中(18) -> ~罠~
         需要登入ID密碼可從フリーID発行認証ページへ>取得


1.


事情是發生在剛進入梅雨季的六月中,極為普通的某一天。
坐落於東京通勤圈內衛星都市中的某個山丘上的縣立高中-藤見丘高中,其亮晃晃奶油色調的校舍讓即使處於山丘下也能清晰分辨其所在位置。午休期間校舍一隅的電腦教室裡,傳來陣陣鬧哄哄的嘻笑聲。
既然外面下著雨去不了操場,午休的空檔時間能選擇的方案也就那麼幾個。高二的達彥的選擇是在今年剛換新電腦的電腦教室裡.呆呆地凝望的嶄新的液晶螢幕。

「唉……下節是彥根上的數學課啊……提不起勁……」

平常常逛的討論版已經瀏覽完畢,所剩的午休時間也沒有多到能夠傳訊息或是瀏覽其他網站。
是可以和好朋友閒話家常來打發時間,可惜死黨今天請假所以也提不起勁。
既然這樣,達彥剩下的唯一選擇只有,玩個作業系統搭贈的小遊戲來打發時間。

『立體彈珠台』

達彥印象中的立體彈珠台,就是像電腦版的小鋼珠一樣的遊戲。
家裡雖然有電腦可以用,但是彈珠台的音效太吵,沒什麼玩的機會。
雖然可以調靜音讓聲音不要發出來,但是有過不小心沉迷其中,用力敲打鍵盤而被爸媽念的經驗。
但如果是只玩一下下的話,是一個不錯打發時間的小遊戲。

「玩個彈珠台打發時間吧」

達彥啟動『立體彈珠台』,準備開始玩起遊戲。
就在要按下空白鍵發射彈珠時,達彥身旁傳來了女生的聲音。

「那個……人家可以跟你一起玩這個遊戲嗎?」

「唉?」

這可愛嬌滴滴的女孩子聲音正好命中達彥的好球帶,讓他吃了一驚。
他抬起頭,眼前站著的女生紮著一頭很適合她臉型的馬尾,而她害羞地臉紅紅的。

「唉……妳也想要…一起玩?」

「嗯嗯」

外表明明是個看起來很活潑大方的運動型女孩,但她那支支吾吾、怯懦懦的讓達彥有些慌了。

「嗯,玩立體彈珠台可以嗎?」

「嗯,好………。
 ………。
 ……。
 那……那個,人家叫本田梨花。
 請多多指教」

女孩說話的途中有一瞬短暫的靜默,一眼就能看出她舉止相當可疑。
但可惜的是達彥本身也沒有什麼要好的女生朋友,所以也沒有什麼多想。

「我…我叫石井達彥。
 妳高一?」

「嗯,對」

「這樣啊……。
 嗯…。時間也不多了,來開始玩吧?
 首先,玩家人數設定兩人……沒有意見吧?」

「請、請多指教」



女孩說完便深深地低下了頭,如此見外地舉動讓達彥變得不知該如何是好。
此時的達彥也想不出該怎麼把話接下去。

「那、誰先玩?」

「讓人家先玩可以嗎?
 還有……」

「還有?」

名為本田梨花的女孩臉上滿是苦惱的神情。

「可以來打個賭嗎?」

「打、打賭!?」

「嗯,對……。
 就、就是………假如學長輸了的話,就要變成人家。
 然後……如果是人家輸了的話,學長想要對人家做什麼就做什麼」

「蛤、蛤……?」

「也就是說,學長的賭注就是學長自己的身體。
 而人家……人家也用自己的身體來下賭注」

「什、什麼……???」

達彥胸口的心跳開始加速、紊亂起來。
明明完全不懂、不明白她在講什麼。
但心口的鼓動卻止不下來。
達彥就在還沒弄得她的本意之前,開始了賭上彼此人生的遊戲。



2.



達彥凝視著梨花的臉,心跳撲通撲通地急速跳動。
梨花臉上的表情相當真誠,不像是在開玩笑。
但是,她所想出來的話實在是太超越現實了。

(『變成人家』……賭上自己的身體!?)

越想要去挖掘那句話的真意反而讓達彥開始害臊起來。明明在學校的電腦教室裡做那些事是禁止的,達彥卻無法停下自己的妄想。

「賭上彼此的身體……這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學長賭上自己的身體。
 如果學長輸了的話,就把那個身體讓給我」

「唉,唉~!?」

「學長,小聲一點」

梨花也對自己講出來的話感到相當地羞恥,慌張地堵住達彥的嘴。

「總之學長輸了的話就要變成人家。
 既然把自己的身體給輸掉了,也就只能這麼做了吧?」

「也就是說……。
 要我變成妳的意思?妳認真的?」

即使嘴巴恢復了自由,達彥依舊興奮不已。
達彥問了回去,難掩嘴裡興奮的語調。

「嗯,就是這樣。
 當學長輸掉的那個瞬間,就化作名為本田梨花的女生了。
 既然要玩遊戲,那麼賭上對應的賭注不是比較刺激嗎?」

「刺、刺激…問題點在那嗎?」

「總之,人家要先開始玩了。
 如果學長不贏過我的話,就沒有辦法再用那個身體過活囉!」

梨花鼓起臉頰表示不想再說下去了,用手勢催促達彥快把位置讓出來。
在無言的壓力迫使下,達彥讓開位置,觀看著她的一舉一動。
梨花用著熟練地按下開始鍵,彈珠落了下來。按著空白鍵直到拉桿達到極限然後射出。彈珠急速地沿著軌道射出,並隨著重力開始墜下。
即使遊戲被調成了靜音,達彥彷彿能聽到球撞擊到柱塞與壁面的聲音。

「開始囉?」

梨花的聲音與撞桿的擺動同時上揚,球被吸進了蟲洞。




從開始之後經過了多久?
既然是她提出要來賭的,想必一定有兩三下。
分數已經快突破一百萬。
也許是達彥只是偶爾蕤便玩玩,所以沒什麼機會可以到達那個分數。
但是如果…她所講的是真的,就必須認真玩不能馬虎。

「嗯,啊,完了!」

她所操控的撞桿輕輕地擦過彈珠讓它跑了。
彈珠畫著微妙的軌跡,若即若離從兩側的撞桿中間穿過消失在深淵裡。

高分榜

1,161,000

遊戲結束時同時出現的高分榜視窗。
這麼短的時間內還真給她打到了這個分數。
這就是本田梨花……她的分數。

「唉……不小心按得太大力了~」

她嘆著氣,在高分榜空格裡打上自己的名字。
視窗裡顯示第一名為『本田梨花』。
然後,她慢慢地把頭轉向達彥。

「學長,這就是我的成績。
 如果學長有本事打的比我高,就是你贏。
 但是如果學長打得比這個還低,學長的名字就會變成畫面上的這個名字」

她說著,不懷好意地笑著看著達彥。

「接下來輪到學長了」

在達彥有些犯迷糊時,梨花離開了座位拍了拍他的肩膀。
在她與他交錯之時,與剛才不同,稍微帶點汗水的香味搔著達彥鼻子。

「啊……好」

「快開始吧」

在梨花的催促下,達彥坐了下來。
手放上鍵盤,彷彿碰到了梨花剛剛在鍵盤上留下的汗水。

「我、我……」

「輸掉的話學長就會變成人家喔。
 想輸的話,你知道該怎麼做吧?」

梨花彷彿能看穿達彥般直接說破他內心所想的。

(如果我輸的話……就會變成她?……她認真的?)

達彥半信半疑,但也壓抑不住自己逐漸脹高的情緒。
就好像坐上遊樂場的刺激設施、要進鬼屋之前那樣……又怕又好奇的情緒不停湧現。

「學長難道不對女生感興趣嗎?」

達彥的心情被一語道破。


3.


達彥感覺到自己的手掌滿是汗水。
只不過是個遊戲而已。賭注不過是說好玩的。
達彥自始自終都把梨花的話語視為玩笑話,不過她確實把氣氛炒熱起來了。
因為現在,不管怎麼叫自己冷靜下來,他都心跳不已。

(她只不過是在開個玩笑……。怎麼可能輸了就會變成她…)

一直以來已遊玩的方式享受的遊戲,現在卻讓達彥感覺到比賽的緊張感。

「來吧,學長。
 時間不多了,快開始吧」

「嗯」

「學長如果一個弄不好,搞不好事情就變得無法挽回了呢」

梨花的話,讓達彥按著空白鍵準備發射彈珠的手指不禁顫抖。
『被比賽壓得喘不過氣』,原本以為只會在比賽時遇到的壓力,現在正壓迫著達彥。

(遭了。有種會輸的感覺……)

達彥調整手指對齊打擊鍵,準備好開始遊戲。

咚…

放開了空白鍵,彈珠劃過軌道進入了交戰區。




達彥順利地讓彈珠在彈珠台裡四處彈跳著,慢慢累積分數。
但是操縱撞桿的手指卻完全發揮不出平常的水準。發生了不少次在球即將墜落之際,千鈞一髮之際擊到球的情形。
達彥認為這是來自於被女生盯著所帶來的緊張感。
但是更多的是『賭上自己身體的遊戲』所帶來的刺激感與無法言語的背德感。

「學長的動作好像有點遲鈍呢?」

「妳閉嘴…」

焦躁更容易引來失誤。
才剛剛輸掉了一球,在只剩下兩球的狀態下他也辦法說什麼回嘴。
放在鍵盤上的手開始發麻,即使不去注意也知道手指的前端已經濕淋淋的。
達彥現在的分數來到四十五萬八千。
要贏過打出超過百萬成績的梨花,還需要七十萬分。

「學長,不行就不用勉強喔
 想輸可是很簡單的。
 只要把剩下兩球都輸掉就好了」

「即使是這樣……。比賽還是比賽吧?」

「但是,學長不是想變成人家嗎?
 而且輸了也不會傷害到學長的自尊。
 因為既然會變成人家,變成本田梨花的話不就代表是學長贏了嗎?」

「……??」

被梨花的言論所困惑的達彥,頭腦越見混亂。
一個大意,就讓打到獎章標靶的彈珠穿過擊桿消失在谷底。

「啊!」

彈珠消失在螢幕下方,只剩下了一顆彈珠。
如果不獲得再玩一球的獎勵而輸掉的話,就是達彥輸了。

「這不是很好嗎學長。
 再一球就能變成女生了喔。
 你應該很高興吧?」

「喂,喂……」


感覺到腋下流出了汗水。即使夏天只穿著一件襯衫,達彥的襯衫也開始出現汗漬。

「有什麼不好?
 既然學長是男生,對女生有興趣也是當然的,這才是自然的不是嗎?
 所以輸掉變成人家不就好了,這樣一來,就能夠摸清楚女孩子的全部喔」

「就,就算是這樣……」

達彥自己當然對女生充滿好奇心。
但是,如果是因為賭上奇怪的賭注、又被言語所迷惑而輸掉了話,難保不會傳出奇怪的謠言。
身為男生自尊的底線支撐著達彥貫徹著專注於遊戲。

「該死!」

「呵呵,學長好可愛~」

梨花看著咬牙切齒的達彥笑了出來,讓達彥羞得無地自容。
目前只得到六十多萬分。
還有漫漫長路要走讓達彥開始覺得厭煩起來。
沒有必要這麼認真的玩這個『遊戲』。
好想要趕快放棄……。好想趕快結束這一切……。
這甜美的誘惑,攏絡了達彥的內心。

(反正這只是那女孩的玩笑話,我就只是陪她玩玩而已……。反正輸了也是……)

以前比賽時因為達彥的失誤而輸掉的心情,浮現在達彥的心裡……
……就在那個瞬間。
遊戲程式所設計出來了重力,把達彥最後的一球帶往奈洛的深淵。

「啊……」

話不成句的聲音與飽含著『糟了』的心聲,完全表達在達彥剛剛的話上。
那一瞬間,達彥回想起之前社團比賽時,一不小心手伸太長,球擦過球拍往後飛的光景。

這是達彥的壞習慣。
在必須要集中注意力的狀態下,緊張感會突然斷開而出現失誤。

寄託著最後希望的一球在沒碰觸到擊桿之下,消失於畫面下方的奈洛之中。
那個瞬間,決定了達彥的敗北。


4.

「學長輸了呢」

「啊……嗯,我輸了」

達彥用著乾癟癟的聲音毫不在意地回答著。輸掉了瞬間實在是來得太突然了,讓他現在還沒有感受到輸掉的實感。

(就跟那個時候一樣……)

跟兩個月前網球雙打輸掉時的感覺一樣。
那個時候也是像這樣,在達彥敗北的那個瞬間,仍舊沒有感覺到輸掉了的實感。
一定是名為『輸了也沒關係的』的惡魔寄宿在他內心的某處,造成了他這次的敗北。

(……我。果然……不擅長比賽啊……。該死!)

剛才的緊張感已消失殆盡,現在感受到的只有無盡的憤怒與懊悔。

「學長覺得很不甘心?
 但是學長將要變成人家喔,就結果來說不就還是贏了嗎?所以沒什麼不好吧?」

梨花還是一如剛才,露著摸不透她在想什麼的詭異笑容說著剛才那些話。

「不是不甘心……。
 唉……。我明明知道我自己的弱點。
 為什麼還要接受這個賭注呢……」

達彥在意的根本不是賭了些什麼,而是坦然正視著自己的弱點。
既然能在這場比賽中認清自己的弱點,輸了這場賭注也不完全都是壞事。
而且現在才在在意『遊戲』的賭注也沒來不及了。

「原來是這樣啊。
 這樣不是很好嗎!但是學長,你已經去不了網球社了喔」

「唉?」

認為『遊戲』已經結束的達彥,聽到梨花所講的話只能目瞪口呆。

「因為學長將要成為田徑社的女社員呀」

「蛤……?」

梨花現在認真毫不害臊地說著剛才的賭注。剛才的『遊戲』……剛才的『賭注』難道還沒有結束嗎?
達彥再度被眼前梨花所說的話給拉回現實。

「來吧,學長,輸入人家的成績吧。
 這樣一來,『本田梨花』的成績就是學長的囉」

「人家的成績是指?」

「因為人家將要成為『石井達彦』呀」。
 所以學長現在的成績,已經是我的成績了喔。
 所以學長要把身體讓給我,接受『本田梨花』的身體喔」

梨花甜言蜜語地繼續魅惑著達彥。

「已經玩夠了吧。
 我和妳玩得很開心,妳可以不用再演了」

達彥仍舊認為她還在演戲,哭笑著回應。

「真是的……。總之,你先輸入成績和名字。
 過不久這就會成為學長『過往』的名字」

「好,好啦」

梨花現在的舉止。讓達彥仔細回想起來,這跟比賽前的舉止差異到彷彿變了個人一樣。
沒錯。現在的她,跟剛才彷彿是不同人…。
達彥抱持著疑惑,淡然地輸入了自己的成績和名字。
沒有一絲感概按下了『ok』,『本田梨花』名字下方出現了,

『石井達彦』

663,500

這成為了達彥輸給『本田梨花』的證據。

「那麼學長。你賭上的身體,就給我了喔」

意識到時,梨花滿臉蒼白地凝視著達彥。

「……咦!?
 妳怎麼了?臉好白……」

「我們不是要交換身體嗎。
 所以靈魂要先抽出來才能進行交換喔,學長♪」

「靈、靈、魂?」

「沒錯。
 學長的身體,就讓給人家的靈魂吧。
 作為彌補,這『本田梨花』的身體就成為學長靈魂的所有物」

「喂、喂……」

「學長不高興嗎?
 學長難道不對女生的身體感興趣嗎?」

「我、我可沒有說過」

達彥拼命想要逃離此處,但是感到手腳開始僵硬起來。

「沒用的。
 學長的靈魂已經脫離了身體,所以是動不了的」

「咦、咦!」

達彥看著宛若殭屍一般的梨花的臉蛋朝自己迫近,自己差點要暈了過去。

「嗚哇啊啊啊啊啊……」

「學長既然輸掉了比賽,就變成人家吧。
 呵呵,好好一生享受女生的生活吧♪」

梨花話一講完,恐懼害怕正體不明的達彥的意識,被拽進那未知的深淵中。



5.


事情發生之後經過了多長的時間?
梨花,承受著無法言喻的頭痛,醒了過來。

「嗚嗚,頭……好痛……

無意識的喃喃自語,在空空如也的腦海中迴盪。
思考好像被霧靄罩住一般模模糊糊,身體的感覺也不太對勁。
這感覺就像第一次被網球社的學長們灌酒,隔天醒來的不適。

「嗚」

梨花抱著頭,搖搖晃晃地坐起來。
充滿濕氣鋪著油布的地板讓人感覺很不舒服。梅雨所帶來的濕氣在碰到冰冷的壁板後結為一顆顆的小水滴。
也因為這樣,伸在裙子外面的小腿都快凍僵了。

……我,睡著了?
 嗯~這裡是哪?」

梨花的馬尾搔過她的脖子。

「嗯!?」

搔過的瞬間,她瞳孔縮成一點,滿身雞皮疙瘩。

「怎、怎麼了……

彷彿幽靈就在身後一樣,梨花全身僵硬。對她來說理所當然的感覺對(他)來說當然不是理所當然的。
身上穿著的布料感,也跟往常不同。

(這、這是怎麼回事?……
 奇怪,聲音!?)

「我、我……

嘟噥著,吞了吞口口水。
是女高中生一般清澈又可愛的聲音。
對梨花來說,是理所當然的,但是對在梨花身體裡的(他)來說卻是異常事態。
梨花急忙伸手探向喉嚨,卻摸不到以往粗粗的喉結。

(難、難道……

不詳的預感越過腦簾。不過,我明明穿著長褲,小腿卻直接接觸到地板這又是
胸口有被什麼東西纏住的感覺……
下體穿著的並非以往的四角褲,而是以纖細質料製成的布所帶來的服貼感讓他不得不去意識到。

「不、不會吧?」

戰戰兢兢地低下頭,跟之前所感覺到的一樣,那是原本的自己所沒有的一切。
繡著藍色校徽的無袖連衣裙。
然後是罩衫。
更不得了的是鼓起的胸部。
茫然無助的稍微抬高視線,是一雙不屬於原本自己的腳。

「這、這是怎麼回事……

狼狽地情不自禁叫了出來,那個聲音怎麼聽都是女生的聲音。

在梨花身體裡的(他),把手伸向下體找尋原本自己的象徵。
穿過無袖連衣裙的下襬摸著下體。
但是除了平坦的丘陵與中央部分如同懸崖陷下的山谷部分外別無他物。

怎、怎、怎麼會……

梨花越發急躁。
不管手在怎麼在下體摸索,就是摸不到以往的突起與袋狀物。
就算是,(他)的朋友瞧不起(他),趁他睡著時對他惡作劇,也不可能把那個東西拆下來吧。

(我、我難道變成了女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心臟現在仍要跳出胸口般跳動著,頭腦除了緊張外沒有其他情緒。
束在後腦杓的長長頭髮。
胸前的兩團膨起。
沒有突起的下體。
都在在告訴他自己變成女生的事實。
要說唯一的解釋就是……

(難道我……。變成了本田梨花的女生!?)

沒錯。
失去意識之前,打賭的對手。
賭上自己的身體,還輸給了對方的對手。
沒想到,自己竟然真的會變成『本田梨花』?

(他)對著身上穿的服裝跟剛才梨花穿著的不相同感到困惑,站起來找尋可以映照自己身影的東西。

「有沒有鏡子。沒有啊?
 啊、對了、隨身鏡!」

梨花想到了什麼,從裙子的口袋裡拿出鏡子。

(我、我……到底怎麼了……

稍微暫緩急迫想要確認的心情,深呼吸個幾次,看向小鏡子。

…………!?

那個瞬間,鏡子另一頭猛往自己瞧的梨花,眼睛張得大大。
因為她眼前的光景,對(他)來說實在是太有衝擊性了。
梨花站在樓梯昏暗的轉角處,呆愣在那。

「本、本田梨花…….。我……我真的變成本田梨花了!?

是的。鏡子映照的是自己剛才才看到的『本田梨花』。
雖然左右顛倒,但確實是她的臉。

(怎麼會……。我真的,變成了本田梨花……

「怎、怎麼辦……

梨花相當地困惑,聲音也顫抖起來。
那個『賭注』是來真的。
自己賭上名為『石井達彦』身體的賭注,然後輸了。
所以『石井達彦』的身體被奪走,而被給予名為『本田梨花』的身體。

「沒想到,她是認真的……

梨花發楞,無力地軟倒在地上。
有裙子做緩衝,膝蓋即使撞擊到地板也不是很痛,但是胸前的搖晃確實是感受到了。

(我真的變成了本田梨花了啊……

這到底是現實,還是在作夢,得要確認看看。
梨花帶著這種想法,右手摸著胸部。
貨真價實存在著被布料所包覆的鼓起。
掌握著同時對手指施力,胸部隨著擠壓而變形。

「啊……嗯」

梨花臉開始發熱,感到相當羞恥。
這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心境。

「不、不行!」

被自己的呻吟嚇到了。
驚訝之中看著自己身體的梨花,終於發現了一件事。

這身制服……不是我們學校的啊?」

並非水手服款式的藤見丘高中女生制服。
自己身上穿著的是藍色的無袖連身裙。
而且其上所繡的也不是藤見丘高中的校徽。

「本田梨花到底是哪個學校的!?」


全身長滿著雞皮疙瘩。
有如一股快感、又彷若一陣惡寒。
梨花意識到口袋裡裝著學生手冊,趕忙拿了出來。

「這是……那裡的……

打開封皮裡面寫著的是

立川白百合女子高級中學。
1B25號。
本田梨花。

旁邊還貼著『本田梨花』的照片。

「是……立川白百合女高啊。
 唉好像聽說過……
 奇怪?

好像有哪邊不對勁。
剛才打賭的地方,應該是藤見丘高中的電腦教室才對。
但是為什麼

「為什麼……立川白百合女高的本田梨花會在藤見丘?
 還穿著我們學校的制服?

眼前的現實跟剛才的情景完全對不上。
難道自己看到了幻覺?梨花不禁這麼去想。
但是現在自己成為了『本田梨花』,穿著跟剛剛不同的女校制服也是無法否認的事實。

「嗯~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當梨花彎著頭想著時

叮咚噹咚

響起與平常聽習慣有些差異的預備鈴。
梨花回神看向自己手腕內側的手錶。

一點五分。

離正式鈴響還有五分鐘。

「糟了,得趕快回教室!」

梨花急忙整理自己的衣服,全身感受著無法言喻的違和感,毫無懸念的奔回自己的教室。



6.


「呼……。趕上了」

梨花衝進了位於一樓的1B班教室。
然後相當自然地朝著從後面數來第二排自己的座位坐下。
從旁人看來這跟上午的她沒什麼兩樣。

「梨花~妳最近都很趕呢。
 和我們一起去食堂吃飯不就好了

朋友麻奈美挖苦她,

「就算妳這麼說……
 奇怪?我最近有去過校舍屋頂嗎?」

梨花自言自語著。

「唉~那邊可是禁止進入喔?
 梨花妳啊,最近到底怎麼啦~?」

「那個……我自己也…………唉唉唉唉唉!?」

梨花回答著,突然全身打了個冷顫,站了起來。

「喂,喂,梨花?」

(我、我……到底說了什麼?
 還有、她們、是誰?)

梨花微彎著腰,盯著以驚訝神情瞧著自己的麻奈美看。
理應沒有看過的臉蛋。但是又對自己為何未產生這些思考而感到疑惑。

(我到底在想什麼?她是誰,不就是麻奈美嗎!……為什麼人家……老子,會認識她?啊、不、不要!)

越想越不明白了,感覺腳上全長起雞皮疙瘩。

、梨花?」

麻奈美擔心地拉拉梨花的裙子看著她

「啊,抱歉」

梨花道了歉,環視著現在自己身處的教室。

(這、這裡是……。不就跟平常一樣?
 我們學校怎麼可能會有男生在……

教室裡只有穿著與自己相同的無袖連身裙與罩衫的女學生,梨花確認這跟往常並沒有什麼不同……本應該是這樣的。

(唉唉唉!?只、只有女生!?
 這裡,是女校……!?)
 不就代表這裡只有女生嗎!
 那麼……老子,為什麼會坐在這?
 啊啊,頭腦是不是燒壞了……

梨花深呼吸了幾口氣,教室裡所飄散著的男女合校所沒有的獨特味道讓她心中蕩漾。
剛才那瞬間覺得一切都理所當然的自己應該是暈頭了吧,自己竟然獨身一人處在穿著藍色的無袖連身裙的少女群體中,到底是怎麼了。

「我、我到底怎麼了……
 又是怎麼從那裡跑來這裡的?」

「梨花,妳怎麼了?」

麻由美眼睛睜著大大的看著梨花。

「我,在以身體作為賭注的打賭上輸了……。然後變成了『本田梨花』………。然後到底怎麼了?

「喂喂!梨花!」

「哇,對、對不起。麻由美!」

當梨花用著梨花的聲音道歉時,有一種被羽毛所搔癢的感覺劃過背脊。

「嗚,嗚哇!」

瞬間竄起的癢意讓她全身癱軟,軟倒在椅子上。
頭腦一片空白,完全搞不懂自己到底在幹嘛。

「梨花啊,剛才的『老子』是怎麼樣啊?
 妳不是戲劇社的吧?

「是、是這樣沒錯……

(為什麼,老子,會說出這種話……。但是)

明明完全搞不懂,全身卻充斥著快感。




處在一片困惑與混亂之中的梨花,隨著上課時間的流逝漸漸冷靜下來。
現在,自己座的位置是立川百合女子高的1B班教室裡『本田梨花』的座位。
然後,自己用著『本田梨花』的所有物在上課。
這點是不會錯的。

「話說回來,字寫成這樣不要緊嗎?」

總之,梨花不習慣地拿著『本田梨花』的自動鉛筆把筆記抄在活頁簿上。
跟她前面的筆記相比之下,字體還是『石井達彦』的字。

(先整理一下……
 我原本在藤見丘,午休時到電腦教室玩電腦,然後接受穿著我們學校制服的『本田梨花』的以身體作為賭注的提議……

梨花疑惑地看著自己的手錶。
回想著剛才輸掉遊戲的時間與回過神時來到立川百合女高的樓梯間的時間。
把兩者相減,沒有意識的片刻連十分鐘都不到。

(話說回來,這裡離那很遠啊……
 老子我到底是怎樣在這麼短的時間裡跑來這裡的?
 話說,我不是從早上開始就在這裡嗎……。啊……背後發麻……


「本田同學?」

「啊,我沒事」

被教國文的額田老師所瞪,梨花趕緊座正。
好險有好好做筆記,所以只被旁邊的人笑了笑。

(為什麼?感覺,有種我很理解她的感覺,心情漸漸感到愉悅起來……
 難、難道說……

一股寒意劃過背後,梨花拼命否定。

(但是,我到底為什麼會,知道她這麼多的事情?)

梨花把這份想法埋進心裡,恐懼著目前的現實。

(先不管這些。
 話說我不是在藤見丘和『本田梨花』玩遊戲打賭嗎……如果平常做這些事,應該會吸引別人的注意吧?
 既是午休,又加上她的舉止,一定會被大家所注目的。
  …但是,印象中好像沒有任何人在意我們在幹嘛……
 也就是說,周圍的人注意不到我們的存在,而我還中了睡眠術……
 不會吧……
  ……
  但是,既然我變成了『本田梨花』,中了睡眠術也不是不可能…….

梨花心不在焉的上著課,不停想著午休時發生的事。

(話說回來……我變得回去嗎?
 但是光是要去見原本的自己……就要花上兩個多小時
 這裡是立川啊……也就是說加上轉乘大概需要兩個半小時……
  先想想……該怎麼度過眼前這個難關吧)

梨花垂著頭,慢慢地抄著黑板上的筆記。

「本田?妳剛才表情很複雜呢?」

啊,是!?

在對額田老師的提點作出反應時,梨花全身的肌膚再度激起雞皮疙瘩。





「小梨花,今天社團休息呢,很棒吧

啊,嗯,不錯

「怎麼啦~梨花不像平常的梨花呢」

社團的朋友朝她搭話,梨花也只能苦笑著回應。

「沒有啦,我只是有點貧血」

「真稀奇,平常都很有精神的說……

「嗯,一個月總會有幾天這樣的,哈哈哈」

梨花抽搐著臉,面對眼前的事實。

(想起來了……想起來了……我都想起來了~)

在想起弄懂眼前發生的事後,快感隨著記憶的復甦一同來到。
那是不想得知的『本田梨花』本人的記憶。

(真的假的……我,開始得到梨花的記憶了……

意識到時害臊得想找個洞鑽進去。
偷看女生的記憶這件事,不僅良心會受到苛責,還開始厭惡起自己。
如果繼續下去的話,自己到底會……根本無法想像。

「真的很不妙啊……。我今天,就回她的家吧?」

學生手冊上記載著她家的地址。
外加上恐怕只要行動,『本田梨花』的記憶就會讓自己無意識地走到她的家裡也說不定。
但是這樣一來,就沒辦法變回原本的自己。
每天往返女校和『本田梨花』的家,根本找不到變回去的突破口……
梨花很認真的在煩惱著。

「小梨花
 鞋櫃到了」

「啊,嗯嗯」

梨花如往常一般,從上面數下來的第三層的鞋櫃中拿出學校指定的皮鞋,放到地上。
然後沒有一絲猶豫地把拖鞋放進鞋櫃。

(唉,奇怪!?……嗯啊)

在梨花無意識地認清鞋櫃於鞋的瞬間,她再度被無法言喻的快感所貫穿。

「好、好舒服……嗯嗯」

然後在穿上只穿了兩個月有些髒污的梨花的鞋子時,那合腳的感覺讓梨花出神了。

「小梨花……妳今天……怎麼了?」

「唉,啊,對不起!
 人家今天到底怎麼了?」

意識拉回現實後自己脫口而出的第一人稱,讓梨花背後竄起一股涼意,差點讓她暈了過去。


7.



「拜拜,小梨花!」

「拜啦,明天見!」

走出立川白百合女高校門,再走大約十分鐘來到立川車站的剪票口,梨花與社團的朋友道別回家。
對現在的梨花來說,這是否是一如往常的行為呢。
梨花只能心不在焉的聽著朋友的道別,一個人孤單的佇立於都市裡的車站前。

「呼~

終於擺脫了梨花本人的熟人,獨自一人的(達彥)安心地呼了一口氣。
這樣一來也不用再假裝自己是梨花了,緊繃的神經一口氣緩解開來。

………

梨花緩慢地呼口氣,看著應該沒見過幾次的立川車站,再看了看自己手機的時間。
紅酒色與(達彥)自己的機型種類所不同的手機,顯示著三點四十分。
梨花回過神來到立川白百合女高已經過了兩個半小時。

「老子我,變成她已經過了這麼久啦……

真是令人難以相信。
自己變為『本田梨花』的女生,還跑到離藤見丘非常遠的立川車站前,一點真實感都沒有。

(這不會都是場夢吧?)

不小心一個不穩,梨花眼前的世界搖晃著。
現在眼前的景色是真實的嗎?
該不會自己現在還在藤見丘,在教室的座位上睡覺吧?
這個疑惑,被一股濕涼涼的冷風打消。

頭髮被風往後刮著拉扯著她的頭皮。
每當移動身體時,胸前與屁股的重心飄移。
還有搔著膝蓋的裙子下擺。

如果去主觀意識這些事情,就有種自己還是『石井達彦』,只不過穿著女裝站在車站前的錯覺。

「啊」

意識到現在用著女生的身體、穿著女生的打扮,站在人來人往街道上的梨花,感覺到自己臉到紅得彷彿要冒出火來。
一種會被熟人發現自己變成女生,並被加以取笑的不祥預感讓梨花焦急起來。

(總之,現在先回家!)

頭腦以經半陷入混亂的梨花,已經連心思去想到底是要回誰的家都沒有了。





梨花為了閃躲別人的眼光穿梭在住宅密集區。
這裡與蓋滿新興住宅的藤見丘不同,立川的街道上充滿著有年代的住宅、公寓、住辦混合大樓,梨花真的是在沒有自覺下在街道裡穿梭著。
轉過位於三丁目的幼稚園,穿過河邊的小道,進入了蓋在小小丘上的住宅區。

「呼、呼、呼……

在斜坡上跑了三十公尺後,梨花終於停了下來。
梨花雖然隸屬於田徑部,但得意項目是短跑。
雖然練習中也有著長跑的項目,但是在現在即使平靜之下也無法緩和急速心跳的狀況下,這段距離可說是相當地長。
梨花倚靠著插在地上的小紅傘,抬頭仰往梅雨季節烏雲密布的天空。

「明明快到家了……竟然在中途喘不過氣」

自己自言自語著。
她的腦海中,浮現出田徑社時自己無論怎麼跑都停滯不前的秒數。

………!???」

突然,梨花彷彿吃到壞掉的食物在催吐一般,張大著眼,摀著嘴巴。
在她身體中的(達彥),感覺到了某項恐怖的東西。
在學校……與剛才在立川車站與朋友道別時好幾次感覺到的那個。
『本田梨花』本人的記憶在腦中撥放的感覺。

(剛才,老子我,說了什麼……?)

雖然是無意中說出來的話,但還殘留著些許自己說過的話的記憶。
無法相信這些內容是由自己口中所說出的。

(老子我,看到了這傢伙的記憶!?)

梨花右手緊握著傘,兩手握拳揉著自己的太陽穴。
滑順柔軟的女生秀髮,輕柔地搔著指甲。
頭腦又開始混亂起來,梨花趕忙閉上眼睛。

「人、人家……

(給我冷靜下來!
 老子我,剛才做了什麼?)

明明剛才才在學校裡確認過一遍,但是現在的自己卻無法相信自己那時的想法。
自己在學校時,不慌不亂地分析著事情發生經過,一邊作為梨花上著課。
有時候,自己會突然切換成『本田梨花』,而自己卻對此時完全不感到意外。
能冷靜面對這樣的事的人才奇怪。
但是為什麼剛才的兩個小時半,自己卻悠然自得完全不在意呢?
梨花對著過去的自己生著悶氣,深呼吸後睜開眼睛。

…….老子我,明明沒來過這!

但是為什麼卻感覺那麼的似曾相識。
有若來到搬家前以前住過的街道,或是再度發現到幼稚園時在庭園裡找到的捷徑的感覺。
沒有到那麼歷歷在目,但是要該往哪裡走這點,自己是知道的。

「咕嚕」

(我難到在無意中,來到她家附近了嗎!?)

事情明顯的有異常。
對(達彥)來說,雖然可能有聽過地名和理解大致上的地理分布,但是自己一次都沒有來過這裡。
如果不是前世有住過這裡,並在記憶裡留下足跡的話,這種事根本不可能發生。
難道這是來自於『本田梨花』記憶的影響嗎?

(這是怎樣!我才變成她兩個小時半而已耶?)

梨花的思考再度混亂,呼吸又急促起來。
梨花臉上的肌肉抽蓄著,大口呼著氣。

呼、呼、呼

(完全搞不懂發生了什麼事。我到底該怎麼辦!!)

梨花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反覆做著腹式呼吸。
靜不下來的思維。
止不住的急速心跳。
開始膨脹的不安。

「啊啊,夠了!先回家,以後的事之後再想!」

梨花生氣的對自己大叫,再度驅使雙腳往家裡前進。


8.



『本田梨花』的家位於離立川車站繁華區有些距離的斜坡住宅區裡。
是一間牆壁為暗鮭紅色有些醒目的新家。
應該是最近才翻修過吧。比起位於新興住宅區的(達彥)家還要新穎。

「這裡就是……本田梨花的家啊」

雖然是因為自己一時衝動而走來這裡,但真要踏進去時反而猶豫了。
現在梨花身體裡裝的意識是,在午休之前還是名為『石井達彦』的男生精神,在他的記憶裡來到這裡是第一次,也難怪會猶豫不決。
正常人應該都會對擅自走進別人家還是女生的家感到罪惡感的吧。

我應該沒弄錯吧?

門牌上寫著『本田』,外加上還有些許微妙的即視感。
恐怕『本田梨花』本人,今天也如同往常般走出這扇門。

(啊啊,夠了!現在老子就是本田梨花本人,哪有什麼問題)

梨花對自己生著氣,不滿地打開本田家的大門,走上鋪著磁磚的階梯往玄關走去。
忘了去注意附近有沒有梨花的家人在。
因為自己的眼睛不禁意的被比『石井達彦』家還要漂亮的庭院所吸引了,有著即使聽到這是配專家來修剪過也不易外的程度。
來到玄關前,看到門上有著花費不少所打造的三道鎖。

沒人在家嗎?……

(那當然,因為爸爸和媽媽都還在工作。沒有可能會有人在的……

「!?」

自己的記憶一瞬把產生的問題解決了。
梨花又僵在玄關之前。
如同之前一樣,大腿到小腿都爬起雞皮疙瘩。

這到底是第幾次了呢?

不舒服……

有如即將感冒前的惡寒讓梨花趕忙從包包裡拿出鑰匙。
摸著指定書包內側的口袋……再裡面的口袋。
不太舒服地掛看著鑰匙圈上的米老鼠,梨花盡快地轉開一把一把的鎖。

然後彷彿在被什麼人追趕一般,竄進了打開的門裡面。





正值六月,卻是個陰天的下午。
梨花踏進了昏暗的玄關裡,彷彿給某種東西給壓迫一般,被靠在堅固的金屬門上。
沒有任何人,充滿寂靜又昏暗的『本田梨花』自家。
擺放在玄關上的拖鞋彷彿等不急主人歸來一般地並排著。
抬起頭,二樓天花板上掛著的枝形吊燈,受到從玄關吹進來的風而稍稍搖曳。

「咕嚕」

梨花的吞咽聲細小地迴盪在空間之中,讓她吃驚了一下。
初次踏入『本田梨花』家中的(達彦)感覺到令人不快的感受。
正確來說並非令人不快,也許許害怕被她的家人發現所帶來的不安所致也說不定。

(也許跟剛剛想的一樣,她家是雙薪家庭吧……

梨花注意窺伺著附近的動靜,確認到沒有人存在後吐了一口氣。
也許自己剛剛閉氣一分鐘以上了也說不定。
但是這對現在的(達彥)來說,根本無關緊要。

(既然能用這把鑰匙開門……也就代表這裡是本田梨花的家沒錯……

明明自己突然變成了『本田梨花』,卻安然無事地上完課、沒有迷茫的回到『本田梨花』的家。
果然事情比想像中來的嚴重。

(不敢置信。午休之前……老子還是老子的說……

不具備『本田梨花』的經驗與知識的自己,卻能隨心所欲的作為梨花行動。
即使『本田梨花』真的和『石井達彦』交換了身體,交換了生活,仍舊無法想像能狗如此簡單地適應對方的日常。
難道說『本田梨花』是理解這些後,仍希望與『石井達彦』交換身體的嗎?

梨花面露苦臉著的思想著,一直站著的腳有點痠,把背移離開了大門。

「先換完衣服再想吧」

梨花認為一直站在玄關事情也不會有所進展,脫下擺好皮鞋,換上黃色的拖鞋。
跟平常(達彥)所穿的不同,既柔軟又舒適。
在感覺到拖鞋與腳相當服貼的時候,一股涼意又襲向梨花。

「啊,嗚……

梨花恍惚著喘著氣,連發現自己無意識中穿上梨花的拖鞋也沒發覺。





第一次走進梨花的家裡。
如果『本田梨花』的記憶開始漸漸復甦,也許會讓初來乍到的感覺開始消逝也說不定。
但是,對現在控制著梨花身體的(達彥)來說,這裡是個未知的空間。

(這傢伙,意外地是個有錢人家的大小姐呢……。家裡明顯的比之前的還大)

為什麼家境好的女孩子要跟自己交換身體呢,梨花抱持著疑問地上了二樓。
說到小孩的房間在哪,慣例都在二樓。
『石井達彦』家裡就是這樣,住在藤見丘的朋友們大多也都是這樣‧
梨花確信著梨花的房間位於二樓,踏到二樓的平台,往左手邊的走廊前進。

是這裡吧……

半信半疑之中,腳尖順著某種感覺自然地往那邊走去。
腦海裡的方位磁石,也指示著那邊才是對的。
走了幾公尺後,如同猜想,梨花的房間就在前面。

「真的有啊……

看起來價格不斐的木門上掛著『梨花的房間』的門牌。
應該是從幼稚園、還是小學就用到現在是有點髒髒的,這些不都不處處提醒著她眼前所見都是真實的世界。

(我可以進去嗎?

 『石井達彦』最後踏女生房間的記憶,就是國中擔任班長時,因為事務需要,結伴兩男兩女踏入女生的房間這樣。
已經有兩年多連班上女生的房間都沒進去過了。
只是萬萬沒想到自己會做為一個女生,進到女生的房間裡……

(嗚嗚……。感覺胸口有點痛)

和普通人一樣會看色情書刊電視,正值青春期的(達彥),也保有著和普通人一樣的良心。
平常的她,是不會平白無故進到女生的房間裡。

就邏輯上來說,現在的她即使做了也無須受到良心的譴責,但是精神上(達彥)心中所寄宿類似於天使的物體正大聲斥責著。

「嗚嗚……

到底該開門,還是不開門來得好呢。
梨花心神不寧地張合著右手,終於下定了決心。

「不管啦!!」


閉上眼睛轉動門把,推開了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