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5日 星期六

安裝女僕機器人ver0.8

翻譯已取得作者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我會把連結給作者,有想要對作者說的話可以留言在下方。

作者:旦那@danna_story

作者還在連載中,翻譯完成會更新於下方。


1.

於人工智慧與機器人技術充分革新開展的未來。
人類已在生產與生活上正式導入通用型女僕機器人。
業務上不光是以往的只能從事簡單的文書作業,已經能獨立進行商品新企畫的規劃與新技術的開發,生活上不只能幫忙分擔家事與輔助養育兒女,還能出外採買與進行簡單的維修。
在政經上也有著與其雇用好幾位新手秘書不如導入一台女僕機器人更能提升效率這樣的評價。

在聽聞導入一台女僕機器人能夠減少經費支出,國會議員佐渡權蔵也雇用了一台。比起會不小心說溜嘴,或是可能背叛的人類,機器人可說得上是完美。
(可惜,這不過是他本人一廂情願的想法而已)
沙紀透過女僕機器人傳來的影像,找尋他貪汙瀆職的證據。
這具女僕機器人在交貨時便已刪除了外部通新與遠端操作的機能。
那麼沙紀又是怎麼看到的呢。
這是透過沙紀所屬的研究所所製作出的機器,把沙紀的靈魂數據化後導出,並寫入女僕機器人主幹的作業程式的一部分,讓她成為女僕機器人機能的一部份運作著。
每當發現證據時就把資料存取在作業系統下隱蔽起來的資料夾中。如此一來,即使有個萬一讓女僕機器人的存取記憶被刪除了也不會受到影響,而且只要技術人員沒有詳細檢查就不會發現。
(證據也收集完成了那麼)
沙紀讓運轉著女僕機器人右腳的馬達失轉。
「怎、怎麼了?!」
ERROR1201,出現自律駕駛系統故障。請聯絡客服中心」
權蔵慌張地叫了出來,透過女僕機器人傳來的聲音了解故障情形後,有點不耐煩地聯絡客服中心。

「啊,這個沒辦法現地修理呢」
急忙趕來的維修人員也只能舉雙手投降。
「什麼!修理需要多久」
「用研究所的設備的話馬上能修好。權蔵先生也是我們的常客,就特別今天修好明天馬上送回來」
「真的?那就好。要是沒了她我可解決不了那麼大的工作量」
修理人員把女僕機器人調為待機,搬上推車。
「哎呀,你等等」
說完權蔵從女僕機器人耳後的插槽內拔出記憶體。
「啊,抱歉我沒注意到」
「如果修理時把資料弄壞可就麻煩了呢,哈哈哈」
「好的,等修完後我再造訪貴府」
修理人員推著推車,離開了權蔵的事務所。



「喂,沙紀,已經不要緊了」
坐上駕駛位的修理人員朝機器人說道。
「呼~終於解脫了」
被安置在副駕駛座的女僕機器人突然伸個懶腰,動作完全不像是一台機器人。
女僕機器人的AI設為待機時,控制權便轉讓到沙紀身上。
「還真是查了很久呢,搜查小組都快等得不耐煩了」
「權蔵做事很謹慎啊剛開始的幾個月我都在打雜」
當終於累積夠足夠的信用,開始處理沒辦法搬上檯面的文件時,才不過一個月。
「這個半年不停在充電座與桌子之間往來,還真虧妳能承受住呢」
沙紀愣了一會兒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一開始我的意識幾乎都在休眠。只有在充電時稍微啟動檢查看看有沒有什麼異常。體感就差不多加班了兩周這樣」
「這樣啊,不過常理來說應該會讓女僕機器人穿衣服才對啊
修理人員開著車不時偷瞄沙紀。
「是因為沒興趣還是小氣呢,就維持著出廠狀態」
沙紀拉拉自己的衣服又放開。
身上穿著的緊身衣便啪一聲地回彈與肌膚密合。女僕機器人能夠穿上與人類相同規格衣服,所以客人購買後通常會幫她們穿上別的衣服。
之前的感覺沒有與女僕機器人同步,所以沒有在意那麼多,現在這樣穿就有點令人害臊。
體重由於內部是機械的原因所以比常人重,身高150cm有著纖細身體這點跟妙齡女性沒什麼差別。皮膚採用人工皮膚,相當耐久。
可惜的是臉蛋是統一規格,還有耳朵長著長長的天線,一眼就能辨明是女僕機器人。
(權蔵看我的眼神是有點下流呢是故意這樣做的吧)

維修人員與沙紀抵達研究所後,把資料輸出交給了在房間等著的搜查員。
「謝謝你們的協助」
「不會不會,研究資金的撥額也麻煩你們了」
研究所的所長透過這次協助與權蔵角力的政治家,得以讓靈魂數據化的研究繼續存續。
身為研究員一員的沙紀則是成為這次的犧牲品被安裝到女僕機器人上。
「所長,記得加薪啊」
「沒問題,這樣一來資金來源就沒問題了,交給我」
「太棒了,話說,我的身體在哪?」
所長操作儀表板,畫面中出現了在圓柱中漂浮著的我的身體。
「當然被妥善地保存在這」
「喂喂?!怎麼沒穿衣服!不要讓大家都看到!」
「哎呀,抱歉抱歉」
螢幕馬上轉暗。
「為了轉移回原本的身體需要做些準備。如果轉移過程中發生問題就麻煩了。沙紀妳把身體充滿電」
我瞄了瞄視野一隅與時間同時顯示著的電量。
雖然早上只做了點文書處理,不過到了傍晚電量還是降到了30%以下。
「好吧,還要花大概3小時32分鐘才能全部充滿電」
透過女僕機器人內裝的應用程式見面估算出所需充電時間。
「好,那晚上8點開始回復作業」
讓沙紀回到原本的身體,然後把女僕機器人重置還給權蔵,任務也就告一個段落。權蔵的政治生涯也會在那個時刻宣告結束。
「好~」
我站在設置在房間一角的充電座上。
(這個充電位置有點討厭啊)
調整位置讓差不多跟肩胛骨同高的電極與背後的插座吻合,喀擦一聲固定住。
接著從充電座後方伸出一根管子,插入了對人類來說稱為肛門的所在。
(雖然機器人不需要排泄,但也不用插在這裡吧)
眼前浮現大大的充電中字樣,沙紀進入待機模式,讓意識沉睡。
然後做了個幾小時後回到自己身體裡的夢。



2.


沙紀大概在3小時醒了過來……理應該是這樣才對。
(奇怪?)
充電房的門不知道為什麼關上並上鎖了。
只有在輸送時或長期保管才有作用的門,平常是不會關上的。
現在成了像是被困在密封艙裡面一樣的處境。
(雖然可以從內部開啟
啟動短距離無線通信軟體,打開了門。
門扉很正常的運作著,發出了噗哧的排氣聲。

研究所一片昏暗。
難道是發生了什麼狀況讓行程延後了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不事先通知自己實在是有點過分。
沙紀這麼想著,確認著時間,卻被現在的時間給嚇到了。
(唉,已經過了3?)
螢幕上的日期時間,是自己進入充電房後,經過了3天的晚上8點。
是研究所內部時間設定有誤吧,但是機器人是所長們在機構外啟動的所以應該沒問題才對。
(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透過搖動打開了屋內的照明。
「什麼…」
整理有致的房間變得亂七八糟。
文件散落滿地、架子的玻璃被砸了個粉粹。房間的牆壁有著彈孔和-
(血痕…)
沙紀回頭確認自己進入的充電房。
(…有門被嘗試撬開的痕跡)
看來是自己進到充電房之後,發生了什麼事件
研究人員恐怕是要保護我所以把充電房的門給上鎖了。
身為研究所的研究對象女僕機器人,被視為所上最高機密,這個充電房同時搭載著防盜功能。可以抵禦外部的強力衝擊,加上充電房是固定式的,才讓我沒有被捲入事件之中。
所長他們還活著嗎,希望這些血痕不是他們所留下的。
「話說回來!我的身體沒事吧!?」
對啊。現在自己的身體還是機械的身體。
如果自己原本的身體受到襲擊所波及的話
不想去多加猜想的預感讓沒有感覺接受器的身體陡然一震。


冷靜地確認到研究所的網路還持續運作著。
研究所本身有著相當堅固的安全系統,有一部分區域即使停電也無法手動解鎖。而自己的身體應該就保存在那深處。
呼叫出安全控制台,取得了門扉的基本訊息與解除紀錄。
(門扉正常運作,但因為達到密碼嘗試上限而被加以最高權限鎖。沒有強硬突破的跡象。監控攝影機全部離線….好像都被破壞了)
看來是有人想要侵入這裡,但好險還沒有解開密碼。
可惜的是攝像機全部都被破壞,所以無法得知研究所內部目前的狀況。
(先確認我的身體沒事,然後回到原本的身體去)
從那之後過了3天,侵入所內的侵入者可能已經離去了,如果發現了,自己現在的身體可沒辦法應對。畢竟作業程式是以「禁止攻擊人類」前提所加以撰寫的。而我的意識資料只是以追加方式寫入女僕機器人作業程式,所以無法違背這個限制。
(找到了!我的身體沒事!)
調閱到侵入者還未進犯到的地下攝像機,找到了我的身體。
就跟3天前看到的一樣,身體漂浮在灌滿液體的玻璃柱中。
我隔著研究室的門確認門外的狀況,沒有人留存的跡象。
「趕快下到地下室去!」


物品被破壞弄倒在地,沙紀沿著滿片瘡痍的走廊前進,下了窄梯。
通往地下研究室的門果然有著被敲開的痕跡,塗裝剝落,刻滿著大量的刮痕。
我輸入30碼的最高權限密碼,解鎖了門。
「呼,看來轉移的機器也沒事啊」
隔著玻璃柱確認我的身體沒有異狀。螢幕上的生命監測數據也正常穩定。


「哎呀呀,妳終於醒啦」
房間門口傳來低頻的聲音,我急忙轉頭。
權蔵」
我花了半年時間調查的對象政治家佐渡權蔵站在那裡。
忘了再度把地下室上與最高權限鎖,我悔恨地咬著牙。
「是你襲擊了研究所的吧
「誠如妳所說。才剛給予機密作業不久就出現故障。任何政治家都會懷疑的吧。可惜這次沒有趕上呀」
沒錯,權蔵貪汙瀆職的情報在抵達研究所後便馬上交給了其他的政治家。
恐怕這3天內已上繳給了檢察官,搜查的開始也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但我可不會單方便被挨打而什麼事都不做,所以我就造訪了研究所並回了個大禮」
權蔵用手擺出槍的手勢,射擊出去。
然後把視線轉到放在深處的我的身體。
「這裡所進行的研究還真是相當有趣呢。靈魂、意識的資料化然後寫入作業系統原來是這樣躲過病毒掃描的啊」
你的目的是要來搶奪這台機器的嗎」
「呵呵,我對機器本身沒有興趣,畢竟我馬上就要被逮捕了,帶走了也沒有意義」
我有興趣的是權蔵再度把視線看向深處。
「妳的身體喔」
什麼意思?難道你對玷汙沒有意識的身體有興趣」
「哈哈哈,我才不會做這樣的事。我只不過對能讓我落魄至此、讓我被迫關進監獄的人感興趣而已」
這樣啊
我確認著房間的門鎖運作正常。
以無法定義為"攻擊"的撞擊,把他趕出房間。這就是我唯一的手段了。
「可惜房間太暗看不太清楚啊
瞄準權蔵找尋電燈開關,視線離開我身上的一瞬間,我準備進行衝刺.但
「喂,給我開燈」
『開啟照明』
我的嘴巴不經我的意識講出話來。
並通過通信軟體點亮了房間的照明。
!糟了,主人權限還沒
半年前交貨時所進行的主人認證,把佐渡權蔵給登入為主人。
本來是要在回研究所時一帶解除的,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
和我並列運作的人工智能執行了命令。


權蔵露出了微笑。
「果然我還有著主人權限呀,這樣就省事了。喂別動。站在那裡」
就在全身準備做出逃跑的瞬間,逃跑姿勢被強制解除,全身直立,一動也不動了。
(動、動不了
身體就如被囚禁在硬殼裡面一般僵硬。
「如果這本報告所寫的內容是真的話,我還有辦法逃跑。被興師問罪的就將不會是我佐渡權蔵,而是佐渡權蔵的身體」
權蔵把文件丟在地上。
「可惜的是那群年輕人把研究所的人全部都給殺了。即使我打開了門,不會操作這台機械的話可沒轍啊.這讓我可著急了。過沒幾天我在這裡的事情也會被發現,不得不進監獄了。我唯一的希望就是進入那個密封艙的妳了。所以我一直等著妳開始行動,準備回到原本身體的一瞬間」
「難道你要進入通用女僕機器人的機體裡?」
「怎麼可能,為什麼我得淪落到使用機器人的身體呢」
權蔵高聲笑道。
「妳是要怎麼樣回到原本的身體裡?」
「把意識從作業系統領域裡分離,通過轉換器把意識寫進原本身體的大腦裡
我明明不想說的,但人工智能卻不停地透露著情報。
「就是這個,也就是說」
權蔵邪笑起來。
「把老子的意識,寫進那具身體裡,也是可能的對吧?」
權蔵用食指前端指著我的身體。
……難道你要,奪取我的身體」
「既然妳毀了我的人生,這點要求不過份吧。喂,啟動機器。把我的意識導出,寫入那個女的大腦裡」
「不、不要!意識寫入他人身體裡的研究還!」
直挺的身體不聽我的使喚,開始動了起來。
即使我用全身的力氣試著停止動作,仍不敵這具身體移動到終端裝置前方的力量。
「請坐在這邊,頭戴上耳機」
權蔵聽著我的話坐在椅子上,戴上了讀取裝置。
「自動導航裝置正常運作。導出到轉移需花上1小時,是否要進行」
「沒問題,快點開始」
「裝置啟動」
女僕機器人進行著把我的身體轉讓給權蔵的設定,但我卻什麼也不能做。
(不要,停下來!嗚嗚嗚,不行,命令沒辦法違抗!)
我的手不聽使喚地按下了開始鈕。
那之後在轉移完畢的1小時內,我只能維持這個姿勢持續站立著。


3.


我自年輕時便踏入政治界,回過神時已經50歲了‧
為了實踐自己的政策,我努力爭奪著更高的權位,在弱肉強食、魑魅魍魎的世界裡活了過來。為了脫穎而出,必須得做些永遠不得浮上檯面的事情。
而為了隱藏一個汙點,就需要更多的台下功夫作掩飾。
只要一切隱瞞得當,再過幾年我可能就能得到大臣的位置。
可惜這場內鬥我輸了。


讓我覺得不對勁的契機是,我再度打電話詢問客服中心的時候。
那個時候只是想單純確認機器人明天什麼時候會送回來而已。
自己上網查詢客服中心電話時,發現當初我打給女僕機器人重複念著的號碼和官網上的號碼是不同的電話號碼。有種不祥的預感,果不其然我們並沒有接受這樣的請託,客服中心是如此回答的。
我趕忙調出通話紀錄裡的電話號碼,還透過事務所監視攝影機找到偽裝專車的車號,通過這些找到了其附屬機構名。
他們所屬的j研究所,正好是與敵對政治家有掛勾的研究設施。
我仰天悲嘆。恐怕能成為證據的資料已經全部過戶了。
長年下來累積的政治生涯也要就此告一個段落。


但可不能現在就自暴自棄,得讓他們吃不完兜著走。所以我帶著暗地裡的夥伴襲擊了研究室。原以為損失一間研究所對對手來說不痛不癢,但其研究內容讓我震驚了。意識的數據化,這不就是在進行著不老不死的研究嗎。還已經有了部分的成果。
根據收集而來的報告,上面寫著雖然還不能達到不老不死的地步,但已經能實現意識的數據化,並安裝到機械上。我還得知了在進行意識讀取的實驗時,剛好發來了來自上頭的命令,順便進行了把人類的意識埋入那具女僕機器人的試驗。然後那人的身體現在被保管在研究所裡面,而且回復原本身體的方法也已經建立完成。讓我懊悔的是,重要的區域都被鎖上,而且能操作的研究員都已經不存在於這世上了。
不對,還有一個可能性。就是那個被研究人員們鎖上的密封艙。
即使派手下去撬開也絲毫不為所動的密封艙,恐怕藏著那具女僕機器人。
很有可能,他的意識還沒有回到原本的身體。
如果我的假設正確,我有機會擺脫只能在監獄裡度過的下半生。
沒錯,只要拋棄現在的老舊身體,轉移到新的身體裡不就好了嗎。
只不過,我沒想到進到女僕機器人裡面的是個女生的意識。



在一片黑暗中感覺到一絲微弱的光。
漸漸地,開始能感覺到自己正漂浮在水裡面。
在那之後,我讓女僕機器人自行操作機器,看樣子是成功了
機器發出嗶的電子音,開始噗嚕噗嚕地把液體排出。
失去液體的支撐,我用自己的雙腳支撐著身體。
即使失去了浮力,身上溼答答的,還是能感覺到身體很輕盈重滿活力。
我相信我賭贏了。
我感覺到胸前碩大異物的重量。我能猜想到是我身為男性時所沒有的那東西。
之前只能隔玻璃圓柱觀察,不過還是能卻認到有著比起一般女性還要大上許多的水平。
我小心翼翼地張開眼,確認到自己現在身處在玻璃圓柱裡面。
從玻璃圓柱裡面從外看去,研究所相當昏暗,而且控制台的樣子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按下開始鈕的女僕機器人應該還在那待機。
我舉起雙手在眼前端詳著。
又白、又纖細的手腕,還有柔軟有彈性的手指。
眼前的不是以前男性時毛茸茸的手,而是年輕女性的纖細玉手。
視線同時往下移。
那裡存在著兩個龐大山峰,遮住了看往地板的視線。
(喔喔,我來試試
一手掌握住一座山峰。
低頭俯視乳房的視野、用女性的手得到的撫摸觸感、自己的豐滿被撫摸的感覺,一切都是那麼新鮮,是自己以來沒有經歷過的體驗。
由於乳房遮住了自己看往下半身的視線,我扭著身體四處觀察。
腰部纖細的曲線、還有很有女人味的渾圓豐滿屁股、大腿、長腿。
腹部有一點點的贅肉,反而增添了不少魅力。
然後是自己的下體沒有著自己原本身體應該有的東西。
我用著自己的眼和手享受著和之前年邁男性身體完全不同的姿容。
…」
不禁意發出的高亢呻吟。
啊,這就是現在自己的聲音啊。
(嗯嗯雖然一開始不太滿意不是男性的身體但年輕女性的身體也還是挺不錯的呢)
沒錯,已經沒有必要再去當政治家了。
雖然失去了從政以來築起的地盤與地位,但一部分的錢與資產早已轉移到隱密的所在。
這個身體還很年輕充滿著生命力,剩下的人生,用這個身體度過也不是什麼壞事。
我赤裸著身體,走向了控制台。
「話說…」
察覺我接近的女僕機器人,解除按著開始鈕的姿勢,轉向我這。
「不是還有個照顧我生活起居的女僕機器人在嗎?」


4.


「喂」
我向著維持著待機狀態的少女形女僕機器人說話。
「是,請問有什麼吩咐」
「妳現在的主人是誰?」
「是佐渡權蔵先生,也就是您」
還真聰明。最近的人工智慧已經能分析掌握眼前所發生的狀況的樣子。
「並非如此,本AI無法判斷主人移轉到笹野沙紀的身體身上」
「那妳又是怎麼判斷的?」
「人類的意識作為機能的其中之一搭載在本機體的作業程式裡面,事情掌握與判斷能夠交與為附屬機能的人類意識來進行處理」
原來如此,處於女僕機器人中女人的意識,做出了身體移轉的判斷.而AI則遵循著這個判斷行事。
「謝啦,沙紀」
女僕機器人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這樣太沒趣了,我對女僕機器人下了指令。
「頭部以上的感應器優先權交給沙紀」
「遵命」
無機質的女僕機器人的臉,一瞬間停止了動作,而後轉換回狠狠瞪著我這邊的表情。
你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
「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我才要問妳吧。妳把我的政治家人生搞得亂七八糟。作為補償我接收了妳的身體」
「做壞事的人是你才對吧!嗚,為什麼身體不聽使喚!」
沙紀臉上滿是拼命的神情努力試著活動自己的身體,但是除了維持手併攏於前方的待機動作外,一動也不能動。
「我在考慮是要把妳廢棄掉呢,還是要帶妳走好呢
驚,女僕機器人的臉上劃過一陣害怕的神情。
我不要那樣。拜託,讓我回去原本的身體吧
「才不要,我才不想回那破破舊舊的身體裡去。更不用說女僕機器人了。如果妳想要進那個身體的話,我是能幫幫妳」
我指著我原本的身體。乍看之下還很年輕,仔細看的話,皺紋多、皮膚粗糙、頭髮也少。是很符合50多歲年齡的身體。
跟這個20多歲正值黃金歲月的這身體比起來,那具身體說有多老就有多老。
「這件事之後再說也行,先把衣服拿過來吧。進到玻璃柱之前所穿的衣服應該還在吧?」
『遵命。衣服的位置從副系統沙紀裡提取』
嘴巴沒有活動,卻有聲音傳出來。看來是裝置於女僕機器人外部的喇叭在發聲的樣子。
「為、為什麼我要,喂,別擅自
佇立不動的姿勢馬上轉為行動,俐落的往房間內部走去。


-・-・-・-・-・-・-・-・-・-・-・-・-・-・-・-・-・-・-


為什麼會這樣,人家的身體竟然會被那個男的
我的身體不聽從我的意識,開始把我的衣服從更衣室裡取出來。
活動著身體的感覺、手上衣服所傳來的觸感,在在告訴著活動著的是我自己,但是我的動作卻完全不聽從我的使喚。
想要停下腳步、想要丟開衣服,但身體不遵從我的意志,只是淡然的照著命令行動著。


這女僕機器人所搭載的AI似乎把我的意識劃分為判斷系統中。
根據之前的談話,主人權限的判斷,我的衣服的所在,似乎都是從我意識裡提取的樣子。
這就是發展中的研究的弊害完全無法想像竟然會變成這種情況。


一般來說,AI需要學習。
學習就是給予資訊與正解。
AI就是基於資訊進行無數次的反覆演算,習得最接近正解的行動,並加以實踐。
如果沒有給予AI正解,AI就沒有辦法正常的進行判斷。AI也沒有辦法進行預測出正解。
門鎖著,地上有一把鑰匙
只要是人就能透過經驗知道該如何做,但是沒有給予「開門」這個正解的AI卻什麼也不會做。如果之前已經習得「開窗」的話有可能可以做到對人類來說那就稱之為「經驗」。
如果要AI能簡單地利用經驗就是要從人類的意識中提取「正解」
(人類憧憬的AI無所不能的世界。如果是透過封閉人類的意識在其中的話來達成的話
這個研究所原本是在進行著不老不死的研究,是否在過程中做出了相當可怕的東西了呢。這個真相已不得而知。
不管我在怎麼想,現在的我也無能為力。
現在,『我的身體』正抱著女生的服裝、內衣,往我的身體前進著。
我所能做的只有思考。
想著該怎麼做才能回到自己原本的身體。

我把衣服遞給全裸站在控制室中的女性。
「幫我穿上,我不知道該怎麼穿女生的衣服」
『遵命。穿著方法從副系統沙紀中提取』
我開始熟練地幫我的身體穿上內褲胸罩。
「妳從開始就沉默不語,是不是在盤算著該怎麼回到原本的身體?」
「…」
我沒辦法自由活動這個身體。
直接回到自己的身體這方案不可行,權蔵絕對不會讓這事情發生。
能自由活動的身體。我的視線移往房間的一角。
那裡有著帶著耳機倒在地上的男人權蔵的身體。
(雖然不想但是如果能進到那個身體然後壓制住我原來的身體


那裡站著套著白色罩衫,穿著一套西裝外套與窄裙的我自己。
幫忙穿戴完成後,我的身體再度把手交疊在肚臍前方,回到待機狀態。
「這個裙子看來會限制腳張開來,讓人很難走啊」
權蔵外八著雙腳,試著能不能把裙擺弄鬆一點。
我只能看著自己的身體做著丟人、一點矜持也沒有的動作,心理充滿懊悔。
我試著拜託他把我移轉到權蔵的身體裡。
「那個能不能把我那個身體
「嗯嗯?身體?啊啊,想要回到人類的身體是吧?」
「沒、沒錯!就是這樣」
「剛開始我就在想如果能利用妳的意識的AI效能遠超過其他女僕機器人的話,棄之不理就有點可惜呢」
權蔵用著我的臉蛋做出有些腹黑微笑。
權蔵拿起放置在室內的玻璃器皿,朝著坐倒在地的男子身上揮去。
砰!玻璃伴隨著響亮的聲響飛散,男子的身體泊泊流出鮮血。
「你、你幹嘛!」
「與研究所失去通信整整1天,就算是那個混帳有多笨也猜到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他再度拿裡實驗用具朝男子的臉揮去發出砰的聲響。
「但是啊,根據報告所述,知道妳進入女僕機器人裡面的只有研究所的人員」
他再度揮下發出砰的聲響。
「佐野權蔵滿懷怨恨襲擊研究所、四處破壞、把所有人都殺了。然後放火燒了研究室,隨後自殺。研究所所員全員都下落不明,研究內容與裝置皆被大火燒毀。隨後,救出了被關在附近建築物裡的女性所員1這樣的劇本」
「不要,讓我回去我道歉,拜託你
「把臉部的控制權轉給AI
臉突然僵直,回復成面無表情。
我現在連移動視野、說話都不行了。


「剛才我說的辦得到吧」
『接受命令錯誤,建築物內仍有生命反應,本機體禁止做出會危害到人類的行為』
「嗯?啊啊,這身體還活著啊」
權蔵舉起設置在房間牆邊的滅火器,往頭上直接砸去。
啪嚓一聲,地板上出現了血坑。
『實行可能,建築物內無生命反應』
「好。放火之後,妳離開這棟建築物轉換為待機模式,直到我來接妳」
「啊,還有1個命令」
『請說』
「不要叫我權蔵,用這身體的名字叫我。叫做笹野沙紀來著」
『接受命令,今後稱主人為沙紀小姐。那麼沙紀小姐,請往倉庫來』

深夜10點。1只女僕機器人與1位女人走出了毫無光亮的研究所。


3 則留言:

  1. 完結了嗎?
    還是要等標題變成1.0才完結?

    回覆刪除
    回覆
    1. 還沒完結喔,作者預計要寫5章,結果在寫完第4章後跑去玩尼爾惹
      玩完創作慾望全失,跑去開了新坑,在等個一陣子吧

      刪除
    2. 尼爾第三輪ing
      那大概等我四輪完畢外加26結局蒐集完成應該就能看到完結了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