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0日 星期一

婚姻盜取

翻譯已取得作者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我會把連結給作者,有想要對作者說的話可以留言在下方。


婚姻盜取

作者:toshi9
原文:http://tskaitai.x.fc2.com/toshi9/nusumaretakekkon01.html      
   http://tskaitai.x.fc2.com/toshi9/nusumaretakekkon02.html


婚姻盜取(前編)


 這一切的事情說來話長,該從哪開始說好呢?就從某個夏夜,某張寄到神田川由梨子所居住公寓的信箱,那張傳單開始說起吧。
 叮咚!
「啊,一平,我等你很久了」
「喔」
 由梨子打開了門,站在門外的是一臉笑嘻嘻的她的未婚夫-町田一平。
一平進到了由梨子的家,隨意地把從信箱中拿到的傳單擱置在地板上,朝著餐桌旁的椅子一屁股坐了下來。
 目前町田一平和神田川由梨子在同家公司上班,兩個禮拜後就要舉行婚禮。他們兩人從高中開始就已經開始交往了。但是目前一平還沒有找到新居,還常常窩在由梨子雙親買給她的公寓裡。
 這一天一平也為了要白吃由梨子做的晚餐,而造訪了她的住所。
 坐在餐桌上的一平眼前擺放著許多由梨子親手做的美味料理。
「喔,今天看起來也好吃」
「嘿嘿嘿」
 被一平稱讚的由梨子害羞地笑著。
 一平食指大動地享用著她親手做的美食。
 由梨子手持筷子看著一平,臉上洋溢著幸福的氣息。
 他們兩人之間飄盪著快要結婚的情侶所特有的甜美氛圍。
 這副景象怎麼看都像是情侶們之間的打情罵俏。但是因為一平的一時嘴賤,使得兩人之後陷入了無限的悲劇之中。



 一平吃完晚餐後便躺在地舖上休息,途中想到了什麼事情,向著正在廚房洗碗的由梨子搭話了。
「喂,由梨子」
「幹嘛」
「今天可以嗎」
「不行」
「什麼嘛,我們不都快結婚了,可以做些H的事了吧」
「不行,到結婚之後再說」
「喫,真是老古板」
「說那什麼話,兩個禮拜又不會很久」
「我等不了這麼久啊。由梨子,好不好」
 啪
 由梨子拍開了一平伸過來的手。
「切」
 一平自討沒趣的把頭轉向電視機,兩人之間就這樣沉默了一陣子。
 不久之後,一平又再度開口。
「我說啊」
「幹嘛?」
「妳最近是不是有點胖」
 由梨子的眉毛抽動了一下。
「唉?才沒有那種事吧」
「是嗎?你看看」
 躺在床上的一平碰地跳了起來。手朝著眼前站著的由梨子伸去,從牛仔褲與調帶背心之間露出的肚子,捏出了一把肉。
 咕溜
 由梨子肚子的肉很輕易的被一平的手給捏了出來。
「喂、笨、笨蛋,你做什麼啊」
由梨子趕緊蹲了下擺脫一平出奇不意的手。
「妳看,這多餘的脂肪……」
「又不是很多……」
「我說由梨子啊,妳最近是不是吃得有點多。不要因為一時大意而越來越胖了」
「這是因為……」
「要不要稍微運動一下啊。我也會陪妳的」
「那是……」
 由梨子鼓著臉,眼珠朝上瞪著一平。
 一平被由梨子直視地撇開了視線,碰巧看到了放在地板上的傳單,那是他剛從信箱裡抽出的傳單。
「喔喔!這麼巧」
「唉?」
 一平攤開了傳單,一間位於由梨子公寓附近的健身房目前正在招募會員。

減肥的最佳首選
只要一周妳一定能瘦得下來
我已經瘦了5公斤
現在加入免會費
兩人同時入會而能有額外優惠

 傳單正面映著做著有氧運動,身材姣好的女性照片,背後則用訂書針定著免費試用券。
「這傳單,最近每天都會在信箱裡看到呢」
「這樣嗎。最近好像在招募新的會員。不過也沒什麼不好,又近又有免費的體驗券。明天我們就一起去看看吧」
「唉?……也是……就……去看看吧」
 梨子紅著臉點了點頭。一平毫不加掩飾地點出最近有些胖的事實,讓由梨子心裡忐忑不安,最後接受了一平的提案。其實她早就意識到最近開始發胖並且為此擔心不已了。



「請問~」
「歡迎光臨」
「那個,我們想體驗一下」
「兩位是第一次來嗎?請先填一下這張表格」
 穿著正裝的櫃檯小姐把表單交與兩位。一平和由梨子各自拿了表單後,開始填寫起來並給還給櫃檯小姐。
「那麼我先連絡一下負責的教練,麻煩在那邊稍等一下」
 由梨子和一平便在大廳的長椅上坐了下來。不久之後一名身穿亮橘色緊身衣與短褲的女性出現了。她的名牌上寫著『山村聡子・教練』。
「久等了,是町田一平先生與神田川由梨子小姐對嗎」
「「是」」
 兩人異口同聲地回答。
「兩位是一起來體驗入會的嗎?請問你們的關係是?」
「我們下禮拜就要結婚了」
「唉呀,恭喜你們。所以由梨子小姐是因為要結婚所以來減肥的嗎」
「唉?嗯嗯,差不多」
 由梨子臉紅紅地回答著。
「呼呼,我知道了。經過我們的精心訓練後不論什麼樣的結婚禮服都能穿得下喔。那町田一平先生來這的目的是……」
「我只是一起跟來的,我只是想來監督這傢伙有沒有好好上課所以來的」
「喂,難道我這麼沒信用嗎」
「當我看到那團脂肪後我才這麼覺得的」
「要你管!」
 由梨子臉氣得鼓鼓的。
「嘿嘿,感情真好呢」
「唉?啊,不好意思。那麼我要……」
「啊,那幫町田先生準備男性用的課程好嗎。有雕塑體形與鍛鍊肌肉的課程,你需要哪個?」
「唉?那鍛鍊肌肉的課程好了」
「我知道了。那今天神田川小姐體驗的是瘦身課程,而町田先生則是肌肉提升課程。兩位這邊請」
 教練把兩位帶離了大廳,來到了走廊另一側的電梯停了下來。
「接著請町田先生到男性專用的二樓,而神田川小姐到女性專用的三樓。因為我要和神田川小姐一起去三樓,所以我會先把町田先生交給二樓的負責人,然後再請町田先生依照負責人的指示進行」
 教練把手上的一份資料遞給了一平。
「唉?我們不在同一樓層嗎?」
「呼呼,為了讓女性可以安心健身,所以設計成男女不同樓層」
「什麼嘛,我還以為能看到由梨子穿緊身衣的樣子,好可惜啊」
「什麼!一平你難不成是因為這個目的所以才帶我來的嗎」
「唉?不是不是」
 由梨子瞪了過去,一平急忙揮手否認。
 這時三人眼前的電梯打開了,一位男子走了出來。
 咦?
 身材較短小的男子撇了由梨子和一平一眼,向教練搭話了。
「山村,你可以過來一下嗎」
「郁男,怎麼啦」
「總教練剛剛叫妳,他在地下準備室等妳」
「什麼嘛,沒辦法了。那麼請兩位先上去吧,神田川小姐先到三樓等我」
「好」
「明白了。由梨子我們走吧。期待妳能趕快把腰圍瘦下來喔」
 說完一平便踏進了電梯裡。
「真是的」
 由梨子也氣鼓鼓的踏進了電梯。
「……終於來啦。而且還,嘿嘿嘿嘿」
「唉?郁男,你剛說什麼?」
「沒有,我們走吧」
 在男子的催促下,山村聡子跟在他之後下去了地下室。
「那男的,好像在哪……」
「一平,怎麼啦……」
「沒事,只是覺得剛剛從電梯出來的男生,好像在哪看過……嗯嗯,想不起來」
「呼,那種事就別管了,已經到了」
「啊啊,那待會見。啊,對了。如果先結束了就先在下面等我」
「嗯」


 由梨子與一平在二樓分別,獨自來到了三樓等著,不久之後聡子也上來了。
「不好意思,讓妳久等了」
「不會,那個,妳怎麼了?」
「唉?啊,只不過剛剛去處理了一些事情」
「喔」
 剛剛還穿著短褲的聡子,現在只穿著緊身衣,感覺還滿身是汗。
「那,神田川由梨子……小姐」
「是」
「請您先到更衣室換上專用的服裝。衣服已經放在17號櫃子了,是17號櫃子喔」
「好」
 由梨子照著只是進到了更衣室,打開了17號櫃子。放在那裡的是布料極少的黃色比基尼。由梨子打開更衣室害臊地叫著聡子。
「那個,這會不會有點……」
「不用緊張,這樓層只有女生所以不用覺得害羞。換好後,我先幫您做精油按摩」
「精油按摩……這裡也有美容保養的服務嗎?」
「差不多是那樣吧。健身儀器不用說可說是相當齊全,我們這美體器材也相當充實,要達到瘦身的效果,在使用機器運動前要先進行精油按摩。按摩使用的精油也是女性專用的,可以讓身體中多餘的物質隨著和一起排出」
「唉~這麼有效」
「所以趕快換吧。那個,在前面一點有淋浴室,可以先在裡面稍做清洗。換好之後再回來這邊」
「啊,好」
 在聡子的催促下,由梨子又關上了門。聡子盯著門直到門關上後,臉上的表情突然轉變為笑容。
「就~差一點點了。等一下幫神田川由梨子做精油按摩時,我就能用這雙手摸個爽了……嘿嘿嘿嘿」



 由梨子把身上的衣服脫下放到櫃子裡,光著身體開始洗澡。
 一股陣陣的芳香伴隨著溫水澆到身體上,香味充滿著整個淋浴間。
「好香啊,心情真好。這樣洗澡還是第一次」
 由梨子沉進在這美好的氛圍裡。感覺到身體開始熱了起來。
「不過這邊依舊是健身房啊。不過感覺和普通的健身防不太一樣……」
 由梨子稍微感到有點疑惑,從淋浴間出來後,穿上黃色的比基尼。
「哇~還是的第一次穿得這麼少。雖然這樓層只有女生……但還是很害羞啊」
 由梨子滿臉通紅的從更衣室顫顫驚驚地走出來。
「那個~不好意思,久等了」
「啊啊不會,只要洗到了那種澡,大家都會在裡面泡很長一段時間呢」
「啊,真的」
「呼呼,感覺怎樣?」
「感覺非常舒服」
「這樣就太好了。那個我們趕快到個人室裡進行精油按摩吧,進到房間後麻煩躺到床上」
「好」
 由梨子走進了聡子手指方向的個人室,便伏在裡面的床上面。聡子從包包裡拿出小瓶子,到了點精油到由梨子的背上。此時草本植物特有的香味溢滿整個房間。
 聡子用兩手塗開滴到油梨子背上的精油,開始均勻塗抹著背部。
 由梨子舒服地接受著精油按摩,慢慢的便闔起了雙眼,不久之後便進入了沉睡。
 聡子不介意地繼續塗抹著精油,順著由梨子的背部塗抹到脖子、延伸到大腿、接著拉開了泳褲,塗進了屁股與下體。
「啊啊嗯、嗯~」
 沉睡著的由梨子從口中不自主的吐出囈語並嬌喘著。但是由梨子完全沒有醒來的樣子。
 聡子把由梨子的身體翻了過來。
 那瞬間,由梨子被黃色比基尼所包覆著的渾圓胸部因貫性而左右彈跳著。
 聡子輕輕捲起黃色的泳衣讓由梨子的胸部暴露在外,並一齊塗上了精油。
由梨子的胸部隨著她的手指動作而咕溜咕溜改變著形狀。
「嗚、嗚~嗯……」
 由梨子發出著感到幸福的聲音。聡子把精油也塗到了她的臉上。
 聡子很周到地用手讓精油布滿了由梨子全身。
「嗚、嗚嗚嗚……」
 不久之後精油終於塗滿由梨子全身,塗滿的瞬間,躺在床上的由梨子出現了變化。
 由梨子突然浮現了痛苦的表情,並從全身湧出大量汗水。光滑的臉上開始浮現出皺紋,並擴散到全身。然後全身都失去了厚度。
 鼻子不再隆起、臉也不再光滑。豐滿地嘴唇也沒有了張力。
 這變化不僅僅只有臉。
 由梨子豐滿地胸部與屁股、大腿,都如同被抽去空氣一般漸漸消了下去。
「嘿……嘿嘿……嘿嘿嘿嘿」
 聡子看著如此變化的由梨子,嘿嘿笑了起來。
 不久之後,由梨子就如同空氣被抽乾的充氣娃娃,平整地鋪在床上。
 聡子兩手拿起變成薄餅般由梨子的身體,在眼前攤開著。
「這就是神田川由梨子啊,變得好薄啊。這效果不管看幾次都覺得很不可思議啊。接下來」
 聡子再度把由梨子的身體舖回床上,再度從包包裡拿出另一瓶保特瓶,然後咕嚕咕嚕喝了起來。
 聡子閉著雙眼。不久之後眼睛突然張開。
「嘿嘿嘿嘿,It’s show time」
 聡子隔著緊身衣左手開始慢慢揉起左胸。
 被緊身衣所包覆地嬌小乳房隨著手的動作而溫柔地改變著形狀。
「嗚、嗚啊、雖然有點小、但還是很……舒服、啊、啊嗯」
 聡子一邊嬌喘著,一邊用左手把緊身褲給拉開。隱隱約約地讓她的下體露了出來。
「嗚、嗚、嗚」
 然後聡子把下體分配給右手,把食指與中指插到裡面蠕動著。
「啊、嗚嗚、嗚、嗚啊」
 噗哧、噗嗤、噗嗤
 隨著指間進出著下體。淫靡的聲音也隨之流露出。從小穴流出的黏液也染濕了身上的緊身褲。
「啊、啊哈。啊啊啊」
 隨著聡子嬌喘的音調漸漸提高,她的身體內某個東西也開始蠕動起來。在她的身體裡凝聚成一體,並漸漸湧了上來。
 噗哧、噗嗤、噗嗤
「啊嗚、嗚嗯、啊啊、不行、要、去了、嗚、嗚」
 聡子摀住嘴巴。
「嗚、來了來了、湧上來了。由梨子,不好意思妳的身體現在要借給我了」
 聡子的高音突然便為了粗獷的低音。
 聡子壞笑著,爬上床。身體覆蓋到置於床上有如薄皮一般由梨子的身體上。然後讓自己的嘴唇與之重合。
「哈、哈啊~、啊、啊嗚、啊嗚啊嗚啊嗚」
 聡子呻吟著從嘴巴湧出如同果凍般黏稠的物體,並注入了由梨子的嘴巴裡面。無止境般不停地注入由梨子得嘴巴裡面。
 然後隨著物體灌入由梨子身體的同時,由梨子的身體又再度出現變化。
 喉嚨開始膨脹並回復了原狀。這項變化,隨著果凍一般的物體逐漸進入到她的身體中開始蔓延到全身。由梨子的肚子、腰、腳、手腕都開始膨脹起來。那樣子就有如有人正穿著著由梨子的皮一般。然後膨脹延伸到手指、腳指與全身各處。
 不久之後她豐滿地胸部也變回了原狀,最後那美麗的臉回復了原本的張力。
 另一方面,吐出果凍般物體的聡子,與由梨子相反地全身開始出現皺紋,如同空氣被抽光一樣,薄薄地舖在由梨子的身體上。
 由梨子坐起上半身,把蓋在自己身體上便為薄皮狀的聡子的身體移開站了起來。
「嘿嘿嘿,成功了」
 由梨子浮現出奇怪的笑容,在鏡子前面擺出幾個姿勢,之後看著鏡子,開始揉起自己的胸部。

 (圖片,請到原文觀看)

「由梨子的胸部果然很大哪。我的胸部是如此地性感呢、啊、啊嗯、好、好棒」
 由梨子用著指間逗弄著乳頭,湧上來的快感使她不經意地叫了出來。
「嗚、嗚、嗚、啊、啊嗯」
 由梨子接著把一隻手滑進泳褲裡面開始撫弄著小穴,接著手指潛了進去。
「啊、啊嗯、好棒、嗚、嗚、嗚嗯、啊、啊嗚、嗚嗚嗚、嗚啊」
 由梨子不久之後便高潮了。
「呼呼呼……山村小姐的身體也不錯只不過胸部小了點。由梨子的身體,很敏感啊。哈哈,唉呀,不能搞得這麼晚。趕快洗澡讓我固定在由梨子的身體裡面、啊、啊嗯」
 由梨子緊緊抱著被汗水與精油弄得黏糊糊的自己,再度發出呻吟,之後拖下比基尼近到了淋浴間。
 隨著淋浴聲,嬌喘聲再度回響著。
 不久之後由梨子裹著毛巾走了出來,再度把黃色比基尼給穿上。低頭看著目前仍置於床上聡子扁扁的身體。
「山村小姐謝謝啦。多虧了妳讓我成功地取得了由梨子的身體。差不多該讓妳變回原狀了」
 由梨子把聡子身上的緊身衣拖下,抱著扁扁的她進到了淋浴間,從包包裡拿出沐浴乳的瓶子,搖了搖裡面的內容物。倒在她的身體上搓起泡沫,並以水沖洗。
很快地聡子的身體開始膨脹並恢復到原來狀態。
 不久之後聡子恢復了意識。
「唉、唉呀?我……那個」
 聡子坐在淋浴間的地板上,由梨子趕忙向她點頭致謝。
「今天十分感謝妳」
「唉?」
「多虧了您,身體裡面不好的東西全部都清除了」
「這、這樣啊」
 穿著黃色比基尼的由梨子向著教練・山村聡子再度行了個禮,離開了淋浴間。
聡子呆然地看著她離去。
「唉呀?我什麼時候來到這裡的……。呀!為什麼我會光著身體?我記得我跟郁男一起下到地下室找總教練,那之後怎麼了」
 聡子怎麼想也想不起那有如斷線般的記憶。



「嗯,由梨子的身體終於成為我囊中之物了。每天持續地把傳單放到由梨子的公寓果然是正確的。我現在是以前班上的偶像神田川由梨子。這次我就以由梨子的身體……嘿嘿嘿,好好報復那傢伙」
 由梨子穿著黃色的比基尼站在鏡子前插著腰擺著pose,一邊壞笑起來。完全想像不到剛才的她能擺出如此下流的笑容。由梨子脫下比基尼,光著身體持續壞笑著,從櫃子中放置著由梨子的衣服中拿出內褲。
「嘿嘿嘿,這就是由梨子新鮮的內褲啊。唉呀呀,由梨子內褲的感覺是如此的美妙啊。完美地與我的下體貼合著,真是不得了啊」
 由梨子把內褲拉上腰際後放開了手,接著取出了胸罩。
「這就是由梨子的胸罩啊。嘿嘿嘿嘿嘿」
 由梨子先把扣子在乳房下緣扣好,之後把胸罩轉正。然後再把自己的胸部放入罩杯之中。
「好柔軟~這緊緊包住我的胸部的感覺有些奇妙。不知道讓那傢伙摸看看的話又會有什麼樣的感覺呢,嘿嘿嘿,很期待呢」
 由梨子穿上輕薄地吊帶背心,穿上牛仔褲。牛仔褲完全沒有一絲阻力地穿上了。並緊密貼合著她的大腿、腰際與屁股。可以看到她完美的身體曲線。
「嗚嗯~我還真是性感。由梨子的這胸部、這屁股、這雙大腿、還有這密穴,全部都是我的東西了」
 由梨子拍拍自己的下體,大口呼了口氣。
「呼嗯~肚子還有些贅肉呢」
 由梨子掀起吊帶背心,用雙手稍微捏了捏肚子上的贅肉,壞笑起來。
「之後就稍微扮演一下神田川由梨子。然後再,嘿嘿嘿嘿」



 由梨子換完衣服便走出更衣室下到一樓,往在大廳已經久後多時的一平走去。
「久等了」
「喔,有點久呢」
「嗯,做了很多事呢」
「感覺如何?由梨子,有信心持續下去嗎?」
「呼呼,差不多有吧。不說這個了,可以帶我到一平家看看嗎」
「我家啊,妳平常都嫌我東西很亂都不怎麼來,要來也是可以啦」
 兩人就這樣直直往町田一平的公寓走去。
 一平走在前面,由梨子在後面帶著笑容地跟著。
「嘿嘿嘿嘿」
「唉?怎麼了」
「沒事,真的沒事」



 不久之後兩人抵達了一平的公寓。
「進來吧」
「嗯」
「跟往常一樣東西都亂擺,請妳不要介意」
「好……不過比起這個,捏」
 由梨子從後方用手環住一平的腰。把胸部貼到一平的背上,胸部被擠壓而變形。
 一平反射性地心裡一喜。
「由梨子,怎麼啦」
「一平,我們來愛愛吧」
「唉?」
「我想要和你愛愛」
「妳不是說結婚之前都不可以的嗎。我們連接吻都還沒有過呢……嗚、嗚」
 突然,由梨子把一平的身體轉了過來,手環上他的脖領,把自己的唇貼上他的唇。一平的嘴被由梨子軟軟地嘴給堵住,甜美的觸感從唇蔓延到全身。
「嗯、嗯嗯~」
「呼哇~。好美味~」
 由梨子仰頭看著一平。
「光是嘴唇交合就讓我心裡激動,舌頭交織在一起的感覺更是無法形容……女生的感覺真奇妙啊」
「蛤?妳有點怪怪的……」
「捏,快點啦。我想要體會一下把這個放到人家的裡面是什麼樣的感覺」
 由梨子鬆開環繞在一平脖子上的手,這次再度把右手伸向一平的下體。
「嗚、等、等等、妳到底在做什麼」
「你看你看」
 由梨子隔著休閒褲揉著一平的下體。隨著那手的愛撫,一平的陽具開始慢慢硬了起來。
「妳今天有點奇怪啊。竟然自己主動提出想要做色色的事……嗚嗚嗚、嗚啊、由梨子、別這樣」
 由梨子拉下了休閒褲的拉鍊,一平急忙跳開。
「嘿嘿嘿、有什麼不好嘛。我都說可以了」
「蛤?」
「顆顆顆顆」
「喂,由梨子」
「哇哈哈哈,好好笑,哇哈,忍不住了,啊哈哈哈哈」
 由梨子突然大笑起來。一平只能呆呆地看著她。
「妳、妳怎麼了」
「其實我不是由梨子」
「蛤?由梨子,妳突然說些什麼啊」
「雖然妳眼前的是由梨子,但我不是真正的由梨子。我是一位你相當熟悉的男子」
「男、男人?妳這些都是開玩笑的吧」
「嘿嘿嘿,想必你很難相信對吧。這身體是貨真價實的神田川由梨子本人的身體。但是裡面的不是由梨子。我進入了她的身體裡面」
「進入身體?」
「沒錯。藉由某項物體的能力,讓我的身體完全進入到由梨子的身體裡面。你也可以想像成我的身體現在披著由梨子的皮」
「妳、妳不是真正的由梨子?」
「還是不相信嗎。嘿嘿嘿,由梨子會這樣嗎?」
 由梨子的手摸向一平休閒褲的拉鍊,沒等一平反應就把拉鏈拉了下來。
 因為方才的刺激而持續硬挺著的一平的棒棒,彈了出來高高挺立著。
 咖咕。
 由梨子把棒棒含進嘴裡,慢慢地活動著舌頭。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別、別這樣~」
 下體的刺激所帶來的快感在一平身體裡擴散開來。
 不行了、在這樣下去的話……忍不住了。
 在一平的棒棒更加堅挺並差點克制不住時,由梨子的嘴巴離開了一平的棒棒。
「嘿嘿嘿,再弄下去就會射出來了吧。你就稍微忍忍吧。把要噴發的棒棒放到我的穴穴裡面,然後再狠狠地射出來。要狠狠地喔」
 說完由梨子便坐到地上大大的打開雙腳,開始用手摩擦著自己的下體。不久之後下體附近的區域浮現出了水漬。
「妳不是真正的由梨子?咕,那真正的由梨子在哪!」
「真正的由梨子啊。她的意識在我的身體裡面,不對,是安詳地沉浸在我穿著的由梨子的身體裡面。然後她沉眠的意識被我的意識所包覆著。因此我才能夠如此真實地模仿她的言行舉止。也許我現在所做得會以惡夢的形式留存在她的記憶裡面吧。自己主動像你求愛這場惡夢」
「怎麼會、不能這樣。如果是這樣我就沒辦法和由梨子做愛……」
「一平沒關係的。人家想要和一平愛愛。捏,來愛愛嘛」
 由梨子突然變回往常的語氣說著,再度摸起一平的棒棒。
「你看,都這麼硬了。如果就這樣插進去的話一定很舒服的。人家想要早點品嘗一平的大肉棒」
「嗚嗚嗚,怎麼能模仿由梨子的這麼像……別這樣,妳到底是誰」
 由梨子仍舊套弄著一平的棒棒,一平扭著身體拼命忍耐著。
「嘿嘿嘿,我們剛才不是才剛見過嗎?」
「剛剛見過?」
「我搭電梯下來的時候,剛好遇到你們兩人和山村小姐在一起」
「是嗎……啊、那時候。我確實有遇到從電梯走出來的男子的印象。不過記不起來他是誰」
「真哀傷啊,竟然記不得我。明明我們之前還同班」
「同……班…..你是!」
「記起來啦」
「中野……中野郁男嗎」
「嘿嘿,沒錯。常常被你欺凌的那個」
「我有欺負過你嗎?我不記得我有對你這麼壞啊」
「是這樣嗎,你也許是這麼想的,但是我從高中時就一直贈恨著你。然後還聽聞你還和班上的女神神田川由梨子結婚,那時我就下定決心,有朝一日要報復你,今天就是報復的日子」
「怎麼會,這一定是有某些誤會」
「那種東西怎樣都好。我最近入手了有趣的東西。能夠好好報復你的東西」
「有趣的東西?報復?就因為這樣進入由梨子的身體嗎。由梨子沒跟你結下什麼仇恨吧。既然要像我報復要朝著我來吧。現在立刻離開由梨子的身體」
「唉呀,看來你還不清楚自己的立場呀。嘿嘿嘿,快點把大肉棒放到這裡面來吧。你也想要和由梨子愛愛吧。但是她一直拒絕和你做愛。所以就讓我用這具身體來讓你品嘗看看吧」
「你是中野啊。既然知道你是男的怎麼還能做得出來啊。趕快從由梨子裡面出來,讓她變回來」
「我剛剛不是說過了嗎。現在的我是名符其實的神田川由梨子喔。這胸部、這唇、還有你朝思暮想的蜜穴。還有這聲音……捏,一平,快點把你的大棒棒放到人家裡面來啦」
「別、別這樣,別再繼續模仿由梨子了」
「不用忍耐喔。想要做做看對吧,想要放進來對吧。你從剛剛開始就迫不及待想把棒棒放到人家的這裡來對吧。可以的喔,你看,由梨子的穴穴,從剛開始就不停張合著……捏,人家都說一平可以放進來了,這樣就沒問題了吧」
 由梨子脫下了窄版牛仔褲。手伸進了已經暈出水漬的白色內褲裡面。
 在內褲中蠕動著手指。
「啊、啊哈嗯、好棒、從剛剛摸你的大棒棒開始這身體就開始心癢難耐了。我的裡面早就黏糊糊的了……捏,一平,人家忍不住了,趕快。拜託,放~進~去~嘛」
「咕、由、由梨子」
 由梨子把拖下內褲丟給一平,當場坐在地上大大地張開腳,用著食指與中指把自己的穴穴給撐開。陰唇內側粉色的鮑魚微微蠢動著。
「捏,一平……人家準備好囉,來嘛」
「別、別這樣」
 一平搖著頭叫著。只不過語氣沒有剛才這麼堅決。他的棒棒也為違反他的意志變得比剛剛更加雄偉,並隨著脈搏跳動著。
「嘿嘿嘿,棒棒如此的硬挺下說的話還真是沒有說服力呢。男人的身體還真誠實呢」
 由梨子再度摸住一平堅挺的肉棒,並開始逗弄著尖端。
「嗚」
「你看你看,都這麼大了」
 由梨子妖豔地笑著,溫柔地用手指套弄著一平的棒棒。冰冷光滑的手撫摸的觸感,慢慢奪去了一平的理性。
 想、想插進去……。
 慾望已經完全戰勝了理智,一平已經沒辦法忍耐了。肉棒的尖端已經滲出了些許液體。
「嗚、嗚嗚」
「可以喔、把你那堅硬雄偉的肉棒插到人家的穴穴,一平」
「嗚、吼~」
 一平最後一絲理智斷裂,抱起了由梨子。
 如同野獸一般衝上抱住由梨子的身體。含住由梨子的櫻桃,把自己的肉棒朝著由梨子的穴穴頂了進去。
「啊、啊嗯」
「嗚、嗚喔、嗚喔、嗚、嗚、嗚」
 一平拼命地活動著腰。由梨子也雙手雙腳纏繞在一平的身上,並以鄙視的眼神看著一平。
「啊哈哈哈,墮落了吧。你對由梨子的愛也只有這種程度吧」
 一平沒有回答那問題,只是一味地活動著腰。
「嗚、咕、咕哈、啊、啊啊啊啊、要去了」
「很好、很好、啊、啊啊啊、啊哈嗯、啊、來了、來了、啊啊啊啊啊啊」
 那瞬間,一平肉棒積存許久的精液大量噴發出來。大量的灌入由梨子的裡面並刺激著由梨子的內腔,她也感受到了強烈了快感。



「呼呼、呼呼」
「呼呼呼,好棒。以前曾聽別人說過,沒想到女生的感覺這麼舒服。當你把棒棒插到我的花心的瞬間,我都差點迷失了自己」
「呼呼呼、該、該死、我明明知道妳不是由梨子,但我……夠了吧。你趕快從由梨子的身體出來」
「嘿嘿嘿,你都和我做愛了,這證明無論對方是誰,只要能夠做愛你都沒關係,即使是身為男人的我也可以。啊哈哈哈」
「不是、我才……不是這樣」
 一平沒辦法答上來。但是由梨子並沒有理會他的回應,用衛生紙開始擦拭著從下體流出來的白濁液體,並開始穿上散亂一地的衣服。
「今天就先這樣了。一平,改天見」
「啊!你、你」
「嘿嘿,我暫時要借用神田川由梨子的身分好好快活一下喔」
「怎、怎麼這樣……」
 碰地門被關上了。
 一平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她的背影,什麼事都做不到。







婚姻盜取(後編)



 隔日。一平來到了公司而由梨子也,不,完美偽裝成由梨子的郁男也來到了公司。由梨子穿著女生社員的制服進到了辦公室,看到一平就止不住笑意地坐上了自己的座位。完全沒有人懷疑穿著正裝可人憐愛的身體裡面已經遭某人替換了。
 不對,有一個人知道這項事實,那人就是町田一平。
 午餐時由梨子與同事吃著午餐嬌聲地聊著天,一平沒有禮貌地靠了過去,臉上滿臉的憤怒。
「住手!妳……別再繼續偽裝成由梨子了」
「唉呀,一平,你說什麼奇怪的話呢。難不成你還在為昨晚的事生氣嗎,嘿嘿」
「生氣?說什麼話呢……不對,大家,這傢伙不是真正的由梨子」
「又再說一些意義不明的話了,真拿一平沒辦法,對吧,各位」
「唉呀唉呀,你們又再打情罵俏啦?」
「啊~啊,感情真好啊」
 兩人要在下禮拜舉行婚禮是眾所皆知的事。公司內沒有人把那兩人的話當真。
「話說回來一平,剛剛飯店打電話過來說。之前預訂的結婚禮服試穿約在今天傍晚喔。所以一平剛好可以跟我一起去。我想一平也想趕快看到人家穿結婚禮服吧。嘿嘿嘿嘿」
「你這傢伙!」
「那麼一平,拜託囉。捏,真帆,我們去洗手間吧」
「唉?好」
 由梨子從椅子上站起,約同事一起去上廁所。一平只能看著由梨子離去的身影握著拳頭瞪著她。



 然後那天的傍晚,最後一平還是來到了由梨子預約的飯店。
 當然是想要看由梨子穿禮服的模樣……或許是這樣。
 更衣室的門簾被拉了開,由梨子身穿純白的結婚禮服帶著頭紗走了出來。
 好美。
 一平不由得看得入迷,之後趕快甩甩頭打消這個念頭。
 不對,這傢伙,這傢伙不是真正的由梨子。
 他眼前的由梨子正穿著結婚禮服在鏡子前面擺著pose。試穿禮服,本意是想要雀躍地看到由梨子穿著美麗的結婚禮服的樣子,但是現在的一平卻帶著厭惡的眼神看著由梨子。
 幫由梨子更衣的女孩們紛紛讚賞著由梨子。
「好美啊,這尺寸跟妳完全合身呢。真的很適合妳喔」
「是嗎,嘿嘿,謝謝」
 由梨子站在鏡子前凝視著身穿結婚禮服的自己,笑著轉過頭面對一平。
「真是太棒了。對吧一平,人家很漂亮對吧。人家會穿這樣嫁給你喔。嘿嘿,很期待結婚典禮的到來喔」
「你、你這傢伙,是在整我嗎」
 下個禮拜就是結婚典禮了。眼前這可人憐愛的由梨子裡面其實是中野郁男這件事,只有一平知道,如果就這樣舉行婚禮,對於一平來說無疑是一場惡夢。
「並沒有整你喔。我真的很期待喔,我即將變成你的新娘。然後成為婚禮上被大 家所祝福的小倆口,我和你,顆顆顆,啊哈哈哈」
「嗯?」
 協助更衣的女性訝異地聽著兩人的談話,由梨子急忙停止笑容吐吐舌頭,抱向一平以化解誤會。
「啊哈♪開玩笑的。結束了是穿禮服後,我們回家吧」
 協助更衣的女性看到兩人的模樣便放心地離去了。
「對了一平,現在來人家家裡好嗎?」
「你家是指?」
「當然是指神田川由梨子的公寓囉」
「你、你」
 一平生氣地發抖。
「呀,一平好可怕。那人家先去換衣服了」
 由梨子吐了吐舌頭,縮著肩膀,提著結婚禮服的裙襬進到了更衣間裡。
「該死,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該怎麼把那傢伙趕出由梨子的身體呢。話說回來我又會什麼會被中野所記恨呢」
 事態被中野郁男搞成這樣,一平只能懊惱地沉思著。



 等由梨子更衣完後,兩人步出了飯店。行進中的兩人怎麼看都像是熱戀中的情人。
 由梨子哼著歌,轉著手提包地走在一平前面,而一平只能在背後癡癡地看著由梨子嬌小的肩膀、被迷你裙所包覆相當有彈性的屁股、與穿著絲襪的纖腳。
 雖然從背後怎麼看都是由梨子的身影,但走在前面的是否為真正的由梨子呢,一平有一瞬間以為會不會都只是個夢……。
「到囉」
 由梨子回眸一笑。
(不對,這傢伙不是真正的由梨子。一定要想辦法取回由梨子的身體)



 由梨子從手提包中拿出鑰匙,打開了房間的大門。
 是的,現在由梨子所有的持有物都變成了進入由梨子的身體裡變身為由梨子的郁男的所有物。這屋子、衣服、還有這將和一平結婚的人生……
 一平跟在由梨子後面進到了屋子。房間散亂著她的衣服與滿地的衛生紙。房間裡悶著一股甜甜的香味。
 連身裙、薄襯衫、泳衣、胸罩、內褲……。
「昨天完得相當盡興呢。嘿嘿嘿,這身體不管穿什麼都很合適呢。啊對了,我找到了個不錯的好玩意」
 由梨子把肩包丟在床上便進到裡面的房間去了。不久之後再度打開了門。
「將將~一平,感覺怎樣」
 由梨子換上粉色的情趣內衣走了出來。粉紅色的內褲在短短的裙襬下若隱若現。
「你」
「嘿嘿,是不是很性感啊。今晚人家就用這身姿和你愛愛吧」
 由梨子張開雙臂擁抱一平。
 啪。
 一平拍掉了伸過來的手。
「不喜歡嗎?」
「拜託,別這樣了,把由梨子還給我吧。我什麼都做。只要讓由梨子……」
「說什麼呢,一平。人家就是由梨子啊」
「別這樣了,已經夠了」
 一平不停搖著頭,以快哭出來的聲音說著。
「嘿嘿嘿嘿嘿嘿,好吧,我知道了」
「所以說」
「啊啊,看到你如此困擾的表情讓我清爽不少。我就把由梨子還你吧」
 由梨子一改迷人的臉蛋,認真地從包包裡拿出裝著精油的小瓶子。然後開始把情趣內衣脫下來。
「喂」
「你也趕快脫吧」
「為、為什麼我也要」
 脫得只剩下粉紅色內衣與內褲的由梨子不停催促的一平,雖然一平腦帶一片混亂,但是看到由梨子如此認真的神情,不情願地脫的只剩下一件四角褲。
「好,接下來幫我把這東西塗到我身上」
「這是什麼啊」
「如果想要讓由梨子變回來的話就閉嘴乖乖聽我的。還是一平想要就這樣和人家結婚呢?」
「我才、不要……我做就是了」
 一平拿起精油往躺在床上的由梨子的身體開始塗著。
「胸部和穴穴全部都要塗上喔」
「…………」
「啊、啊嗯、好爽、好棒、好舒服~」
「咕」
「好可惜啊,女生的身體是如此的舒服。接下來換你了,在那邊躺好。
「為什麼我也要」
「如果你不想要由梨子回來就算囉」
「好、好啦」
 一平只好一頭霧水地躺了下來。
 這次換由梨子在手上倒滿精油,開始在一平的背上開始塗著。
「嗚、嗚嗚」
「嘿嘿嘿,很舒服對吧」
「才、才沒有」
 但是由梨子纖細的手指不停地在一平的背部、脖頸、手腳、全身畫著。一平的身體中快感慢慢地擴散開來。
「然後,剩下這裡」
 由梨子說完便把四角褲拉下。然後把精油塗上一平的屁股,然後沾滿精油的手握住一平的肉棒。
「別、別這樣,不需要做到這樣吧」
「嘿嘿嘿嘿」
 由梨子無視一平的回應,繼續活動著沾滿黏糊糊精油的手指。
「啊、啊嗚」
 一平抖動著身體。他的肉棒開始變硬變大。
「不、不要、別、別……這樣」
「嘿嘿,被你深愛的,很快就要成為你妻子的由梨子這樣用手服侍的感覺如何。很舒服對吧,看吧看吧」
 由梨子手噗哧噗哧地上下活動著。
「嗚、嗚嗚、不要、再這樣下去的話、要去了」
「嘿嘿,差不多就到這樣吧。接下來就最後再品嘗一次愛愛的感覺吧。但是在那之前」
 由梨子站起來從冰箱拿出兩瓶寶特瓶,打開了其中一瓶開始喝了起來。之後把另一瓶打開遞給一平。
「喂,喝吧。很好喝喔」
「這什麼啊,嗚」
 咕嚕。
 由梨子直接把瓶口往一平的嘴巴塞,一平不得已只好把流進嘴裡的果汁喝光。
「好囉,這樣準備完成了。那們一平,放~進~來~吧」
 由梨子脫下了胸罩與內褲,光溜溜地抱上了一平。
 擁抱著的兩人身上塗滿精油,身體滑溜溜地。這讓一平更加地興奮了。
 由梨子的胸被自己與一平健壯的胸部所夾擊而變形。一平雄偉挺立的棒棒頂著由梨子柔軟的下體。
「嗚嗚嗚嗚」
 由梨子握著一平的右手誘導著往自己的下體移動。指尖碰到黏糊糊地密穴的感覺讓一平再也無法把持住自己。
「嗚嗚嗚、嗚喔喔」
 爆發了的一平,把自己的唇貼上由梨子的唇,開始貪婪地吸著。
「嗯嗯嗯、嗯哈、啊、啊哈嗯、啊嗯」
 失去自我的一平開始用著自己的肉棒頂進由梨子的下體。由梨子的密穴因精油與蜜液混合而黏滴滴地,一平的大肉棒得以沒有阻礙地進到了深處。
「啊、啊啊嗯」
「嗚、嗚嗚、嗚嗚、嗚嗚」
「啊嗯、啊嗯、啊嗯、好棒、好棒、可以喔、就這樣射出來吧。把你的全部都射進到這身體之中吧……啊啊、好棒、要去了、要去了~」
「嗚啊、咕、啊嗚、嗚」
「啊、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兩人叫出來的瞬間,從一平的肉棒中一口氣噴出許多白濁的液體到由梨子的身體裡面。
 咕嚕咕嚕、咕嚕咕嚕。
 彷彿無止境般一平仍不停的射著。
 但是除了不停噴出白濁液體外,還有別著事正改變著。隨著一平不停得把白濁液體送進由梨子陰道的同時。一平的身體開始浮現出皺紋。
 被身體中的快感所溢滿的一平,精疲力竭地躺在床上,開始慢慢地失去意識。同時一平的身體也漸漸地在萎縮著。
 不久之後,彷彿把身體內所有東西都射到由梨子身體內的一平,有如空氣被抽光一樣變得扁扁的。
「呼,差不多了。嗚、來了來了、歡迎進到我的身體啊,一平。那麼我先從這身體離開了」
 說完,由梨子便把嘴貼上一平半闔的嘴。
 有某種東西從由梨子的口中不停地進到一平的嘴巴裡。

  (圖片,請到原文觀看)

 並不是唾液那類的東西。是更加黏稠如同果凍般的東西,不停地從由梨子的口中灌到一平的嘴中。然後那物質了進到了一平的身體裡面。
 由梨子不停地把東西輸往一平的嘴中,並漸漸失去了意識。但是那雙腳依舊纏繞在一平萎縮的腰上。密穴中仍然插著一平的肉棒。
 咕嚕。
 突然,一平的身體開始膨脹起來。
 咕嚕。
 一平的身體抖了一下,彷彿有人穿上一平的皮一般,一平的手腳開始漸漸地鼓起。
「嗚、嗚~嗯」
 一平啪擦張開了眼睛。眨了眨眼,看著自己懷裡的由梨子,滿足地笑了笑,然後便開始放聲大笑。
「嘿、嘿嘿、嘿嘿嘿、成功了、嘿、嘿嘿嘿、呼哈哈哈哈」
 一平哈哈大笑著,吵醒了失去意識的由梨子。
「嗚、嗚~嗯、誰、誰啊、由梨子嗎?不對,這笑聲是男生的……咦!」
 昏昏沉沉的由梨子眼睛張的大大的。一平哈哈的笑著,臉貼近由梨子好好端詳著她。然後由梨子注意到自己的下體夾著什麼東西。
「呀!這什麼啊」
「嘿嘿嘿嘿,注意到了嗎,由梨子」
「由梨子?是說我嗎?不對,我是一平……喔、喔、奇怪?聲音怪怪的」
「說什麼呢,妳哪裡是一平。妳是由梨子、神田川由梨子啊。這就是證據」
 一平伸出右手摸著由梨子的肉球。
「嗚、嗚呀、為、為什麼我會有胸部……這是怎麼回事、還有你到底是誰」
「看不就知道了嗎。町田一平,妳的未婚夫」
「別亂講,啊呀、不對。我才是、一平」
「我~就~說~妳不是一平而是由梨子了。是個女孩子。妳看妳不是用這邊緊緊夾住我的棒棒嗎」
「呀、呀、為、為什麼我會這樣、嗚嗚、嗚咕」
 一平突然頂了腰一下。
「唉呀不能這樣,就這樣射出來的話就又變回來了。先拔出來吧」
 一平移開由梨子纏在自己身體上的腳,拔出了插在她下體上的棒棒。
 拔出來的瞬間,從由梨子的下體中流出了許多白濁的液體。
「這是怎樣,為什麼我感覺、下面有點空虛」
「說什麼話呢。這不都是你剛剛自己的慾望所造成的後果嗎。嘿嘿嘿,感覺到了嗎。自己體中滿滿地灌滿了精液。這是妳自身慾望的產物喔」
「呼呼、呼呼、嗚、嗚、到底怎麼了」
「我不是講過了嗎,妳變成了由梨子。看看鏡子吧」
「鏡子?唉!」
 一平從滾到地板上的手提包中拿出化妝鏡,把鏡面朝著由梨子。裡面映著的是滿臉困惑全身光溜溜的神田川由梨子
「由梨子!這是我?不對、我。我」
「妳已經是神田川由梨子囉。不再是町田一平。現在我才是町田一平」
「這是怎麼一回事、你、難不成是……中野」
「答對了,真是明察秋毫啊。哈哈哈,我就告訴妳吧。剛剛我們做愛的時候我們的身體交換了。不對,正確來說是進入由梨子體內的我和你的內在交換了」
「蛤?」
「現在的你只有內在進入了由梨子的身體裡。相對地我進入了你的身體。也就是我進到你空空的身體裡的意思」
「為、為什麼要做到這樣……」
「說那什麼話,這不是你要求的嗎。要我把由梨子還你。所以我照你希望的把這身體給你了。這樣子由梨子的一切都是你的了。不對,接下來你永遠都是神田川由梨子了。啊哈哈哈」
「怎麼這樣」
「就是這樣子,嘿嘿嘿,接下來請多多指教囉,我的由梨子」
「唉?」
「唉什麼咧。妳將要和我結婚然後成為町田由梨子喔。成為我的妻子」
「等、等等、這麼會、騙、騙人的吧。我要成為你的……」
「嘿嘿嘿,好好期待新婚初夜吧」
「我才不會這樣和你結婚咧」
「嘿嘿嘿,誰知道呢」
「我死也不要」
「呼嗯,死心吧。你已經是神田川由梨子了。下禮拜周末的婚禮你就是新娘囉。然後成為我的妻子,幫我生孩子。你將做為我的妻子過一輩子。這就是我對你的復仇」
「新娘?生小孩?復仇?怎、怎麼會、不要。為什麼是我」
「這麼不想要嗎,這也是當然的吧……我明白了,那麼我現在就馬上侵犯你吧」
「不要!」
「現在就讓你嘗嘗身為女生屈辱的滋味。而且陵辱你的是你自己喔。好好正視這眼前的事實吧。啊哈哈哈」
「等、等等、中野、你為什麼會這麼恨我。我怎麼想都想不起來」
「現在還找什麼藉口」
「啊啊,一定是有哪裡弄錯了」
「原來是這樣啊……原來你完全沒把那件事看在眼裡啊。但是對我來說除了屈辱外還是屈辱。一平,高中時你是足球隊的隊長吧」
「唉?啊啊,是這樣沒錯」
「女生們都憧憬著總是帶著微笑身材壯碩的你」
「差不多吧」
「相反的,我的身體很貧弱,甚至還輸給女生。因此在班上可說是可有可無的人物。你還記得嗎」
「嗯……也許還記得吧」
「我那時起就喜歡著神田川由梨子。但是身為班花的由梨子卻那時已經迷上了你」
「我們從高中開始就交往了啊」
「沒錯,但是我那時還不知道。那天我偷偷地把情書藏到她包包的時候,被你看見了。還記得嗎?」
「不太記得了」
「原來根本沒放在眼裡啊。那時她的體育服剛好放在她的包包裡。我稍微打開書包時你剛好進來了。然後你便開始臭罵我。罵我娘娘腔罵我敗類。然後這時由梨子進到教室裡……我被她以輕視的眼神看著。那時真是屈辱。那時我就心裡發誓我總有一天一定要向你報那次的仇」
「・・・・・・・・・・」
「還想不起來嗎。算了。高中畢業進到大學後,我就這樣在大學做著研究,研究時發現了不可思議的東西。那就是精油裡面的成分之一。那東西能夠讓活體變為平整,也就是能夠讓身體變成薄薄地一張皮一樣的東西。然後偶然地在網路上發現一種瓶裝飲料。那是一種能讓人的內在變為果凍狀的物體然後排出體外的飲料。我一邊進行著研究,一邊把兩樣物品結合在一起使用,然後發現了能夠變成他人的方法。先讓想成為的對象變為皮,然後讓自己的內在變為果凍進入到那張皮裡。這樣就如同披了那人的拿皮一樣。而本人的意識則會進入睡眠狀態,把本人的意識與自己的意識重疊,就能夠簡單的完美地模仿那人的行為舉止。因此用這種方法入替到別人的身體裡,完全不會有任何人能夠察覺到。
 我計畫著用這個來向你復仇。原本只想和你交換然後奪取你健壯的身體。但是聽聞你們要結婚時,我改變了想法,不只要成為你,還要讓你嘗嘗屈辱的滋味。我先進到由梨子的身體,變成由梨子之後,在和你交換身體已達到我盜取你們婚姻的目的。變成你的我和變成由梨子的結婚。沒有比這更屈辱的了。哈哈哈哈。
 為此,我到那家健身房打工,每天都把附有免費體驗卷的傳單投到由梨子的公寓。為的就是能讓由梨子上鉤,之後我再進到由梨子的身體裡面。當然我不能保證她一定會上鉤。幾天之後,由梨子終於來了。你也跟來時讓我有些吃驚。在與你們在電梯前相遇後,我馬上進到教練山村聡子的身體裡。然後偽裝成她幫由梨子塗精油,然後再進到變為皮的她的身體裡面。之後的事你也知道了」
「等等、你就因為這樣把我們的幸福給……拜託,讓我們變回去吧,把我和由梨子變回去吧」
「不行,我說過了,你要作為女孩子,一輩子當我的妻子。我已經決定了」
「咕」
「話就說到這。我想要試試這強壯的身體能帶給我什麼樣的感覺。來吧,這是你的棒棒吧,來給我舔舔」
「不、不要」
 一平把自己的肉棒挺到由梨子的眼前。由梨子為了逃避眼前一平下體垂著的陽具,翻過身準備爬裡此地。結果腰被一平一口氣挽起。
「呀!」
「嘿嘿嘿,妳看看,裡面還濕濕地這麼簡單就進去了呢」
 一平對著還開闔著的穴穴伸進了手指。這時房間裡響徹著噗哧噗哧淫靡的聲音。
「嗚、啊、啊啊啊、不要、不要這樣」
「妳這身體剛剛才高潮過,全身還相當敏滿呢。感覺怎麼樣,很舒服對吧」
「呀、呀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嗯、嗯咕」
 一平上半身貼到四肢伏地的由梨子的背上。用雙手開始用力揉著由梨子的胸部。
「你看,這邊都硬了。這樣畫著圈是不是讓妳感覺很爽呢」
「呀、呀、呀、嗚嗚嗚、不、不要、啊、不要」
 一平趴在由梨子的身體上緊緊抱著她。一平抓起由梨子撐在地上的手,誘導她的手往自己的陽具移動,然後慢慢地讓她握了上去。咕溜的觸感從由梨子的手上傳來。由梨子當然知道她握的是什麼東西,但那已經是別人的東西了,不過那觸感跟以前的感覺完全不一樣。是的,握著自己的棒棒,跟握住別人的棒棒感覺完全不同。
「咕,握著這東西,咕啊、好、好不舒服」
「嘿嘿嘿,這不是你原本的陽具嗎。一個人的時候不是常常玩過的嗎」
「才沒有…嗚,饒了我吧」
「嘿嘿嘿,好戲現在才要開始呢……啊,差不多了,已經慢慢硬起來了。接下來要把你的肉棒插到你的穴穴裡囉」
  平把伏在地上的由梨子的腰抬起,握著自己堅挺的肉棒引導著。龜頭碰觸到由梨子密穴的時候,由梨子身體抖了一下。
「不、不要,我才不要,不行」
「講那什麼話。妳這邊都這麼濕了,好好體會被自己的大肉棒從後面進入的屈辱吧。但是這真的很好玩喔,由梨子,是不是很期待呢」
「才、才沒有、那樣、嗚啊」
 但是有一種另類的感情從她的體內湧出混亂著她的思考。
 我想要一平的棒棒。
「不對、我、怎麼會……嗚」
 由梨子趕忙否定自己內心萌生的感情。在由梨子天人交戰時,一平瞄準著自己的肉棒用力地頂了進去。
「嗚、嗚嗚、啊啊、好棒、太棒了、妳的穴穴太讚了。而且這根肉棒,跟我之前的比起來還更加雄猛。這身體我很喜歡喔」
「嗚、不行、不要、拔出、啊、啊啊啊、啊嗯、啊嗯、啊啊啊、呀」
 一平從後面不停抽插著自己的棒棒。
 房間交織著噗哧噗哧與兩人的嬌喘聲。
「嗚嗚嗚」
「啊、啊嗚、啊嗚、啊呀、啊呀、啊啊啊、啊啊嗯」
「嘿嘿嘿、嗚嗚、妳看、差不多要射了,現在你被我侵犯了。就讓我用這棒棒帶給變為女生的你全身的快感吧。要去了」
 瞬間,一平把自己的大陽具頂到由梨子的最裡面。一口氣地把白濁的液體全部射到她的裡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呼呼呼」
「怎樣,做為女人被男人幹得感覺,很棒對吧」
「嗚嗚嗚、我、嗚嗚嗚嗚」
「不用擔心了。不就之後你這份厭惡感即將消去」
「這是什麼意思」
「當我把棒棒插進去時,妳沒有察覺任何的異狀嗎。妳不久之後即將成為真正的由梨子喔」
「什麼!?」
「在妳身體裡沉睡著的由梨子的意識由於精油效果削弱的關係,漸漸地甦醒了。之後妳與由梨子的意識將會融合並且同化。很棒對吧。能夠與所愛的由梨子身心合一。又能夠與町田一平結婚。不久之後妳身為一平的記憶與身為一平的你變成由梨子的記憶,妳都會以為這是一場夢。然後認為我是真正的一平而深愛著我。沒錯,結婚典禮當天,我們就會成為町田一平與町田由梨子這真正的夫妻。只有一人會知道這一切的真相。那人當然就是我。在知曉真相的狀況下和妳一起生活的我,一輩子都會像這樣快樂生活下去」
「怎、怎麼會……」
「妳就好好當個新娘吧。然後為我生個可愛的孩子,一平……不對,由~梨~子」
「不要、我不要、不要!我就是我、不是由梨子」
「嘿嘿嘿嘿、哇哈哈哈哈哈………」







(尾聲)

「恭喜」
「兩位都要幸福喔」
「謝謝大家」
「一平,別讓我們知道你弄哭了由梨子喔」
「啊啊,我知的」
 在某個飯店的大廳,空中飄散著雪花,站裡中間的是被大家所祝福的穿著純白結婚禮服的新娘與穿著燕尾服的新郎。
 新娘一臉幸福地看著新郎。
「一平,人家終於成為你的新娘了」
「啊啊,沒錯」
「人家會當個好妻子的。但是」
「但是什麼」
「這一切都是真的嗎」
「怎麼了?」
「人家有點不安。好像把一件很重要的是忘記了」
「沒問題的,我會一直在旁守護著妳的」
「嗚嗯、好喔、呼呼」
「沒錯。嘿嘿嘿」
 一平小聲地嘟噥著,無聲地笑了。但是這奇異的笑聲,並沒有傳到被幸福所圍繞的新娘的耳朵裡。

(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