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7日 星期四

Gnow Grave『人偶-幸福的暗轉、終焉的信念-』Ⅵ

翻譯已取得作者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圖片由於沒有取得授權, 請到原文觀看

Gnow Grave『人偶-幸福的暗轉、終焉的信念-』Ⅵ
作者:村崎色


當俊太郎來到結依家的時候,太陽已經開始下山了。沒想到認到放學後才來竟然會弄得這麼晚,時間也過得太快了吧,俊太郎這麼想著。
按下了玄關的門鈴,出來應門的是結依的媽媽麻依。

「哎呀,俊太郎,好久不見」
「您好」

麻依露出一如既往的笑臉,讓俊太郎『沒有懷疑的餘地』。畢竟身為結依青梅竹馬的俊太郎,也和麻依相處很久了。
急忙向麻依詢問結依的情形。結依應該是臥床一整天了吧,不過能不能碰面這點還是要問。從之前的電話就可以得知結依不僅是身體,精神上也很勞累。如果現在也是如此,俊太朗想要和她相會傾聽她的煩惱。
身體不舒服不光是休息,有時也要有哭訴對象才能治癒。

「那個,結依的病情怎麼樣了?」
「病情?」
「沒錯,我聽說她生病了」

(圖)

「結依還沒有從學校回來喔?」

聽到麻依的回應,俊太郎突然差點全身軟倒。
但是看著麻依笑笑地回應,俊太郎不覺得她是在說謊。
如果是這樣的話,說謊而離家的——就是結依了。

……還沒有回來?」

有好好去上學的俊太郎知曉結依的缺席。話對不上,感覺不太對勁,俊太郎察覺到結依遇到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真的……真的不在房間裡嗎!?」
「嗯?你沒有在學校碰到結依嗎?」
「啊,沒有……

對於麻依的反問讓俊太郎感到害怕。自己到底在擔心著什麼,話題對不上所產生的不對勁,催促著俊太朗要趕快離開這裡。

「她有沒有說回來時要順便去哪裡?」
「不知道。到底去了哪呢


俊太郎知道了結依沒有透露行蹤給麻依之後,離開了結依的家。
俊太郎為了找結依,在鎮上奔走著。

「你加入『人偶保存會』?往後我們一起加油吧」

離開家門時不時會聽到的勉勵話語。
今天不知道聽了多少次,俊太郎也開始感到不耐煩了。
自從加入了大家口中的『人偶保存會』,自己的周遭出現了變化
這時,俊太郎才開始抓住了到底哪邊發生了不對勁。。


 ・・・
 ・・・・・・
 ・・・・・・・・・


沒有人褒揚這件事。也沒有人把自己視為英雄般看待。
有的只有加油的聲援,為了這個,自己將要失去對於自己來說相當重要的東西。

「結依。妳在哪裡!?妳在哪裡!?」

車站前的廣場羅列著商店的商店街公園學校……
只要是結依可能去的地方無一不放過。
有可能擦肩而過也有可能已經離開城鎮——
但是只要是力所能及的都要去做。
太陽已經完全落下,天色昏暗。街上的人影也越漸稀少。

「哈

自己也就到底為止了嗎?一切都嘗試過後所能得到的結果就是如此嗎,俊太朗喘著氣調整著呼吸。
找遍了小鎮。已經所有地方的找遍了……
放棄,失去——。汗水流過背脊變得冰冷。

「到此為止了嗎………!」

俊太郎抬頭一望。眼前聳立著能眺望小鎮全景的後山。
由於實在太龐大了,大到讓俊太郎都忘了他的存在,俊太郎開始往後山奔去。
穿過鎮上小有名氣的笹林神社,走過旁邊突然出現的小徑便來到後山的入口。平緩小丘的上方立著一根秋櫻。從那裡眺望到的小鎮街景,比起從大樓頂端所看的還要遼闊
把這裡告訴俊太郎的就是結依。

………………

結依就在那裡。不是為了眺望小鎮景色,彷彿為了躲避人目一般蹲下蜷曲在一起。
穿著便服,不知道打從什麼時候就蹲在樹下,一動也不動的樣子看起來是沒有注意到俊太郎,似乎在打著盹。


………………結依!」
「!?」

結依機靈地做出反應站起身子。看到叫住自己的人之後,眼睛張得大大的小聲念著他的名字。

「妳在那裡做什麼?會感冒的喔?」

俊太郎溫柔地,盡量不要讓她感到害怕地呼喊著它。她到底在怕什麼。這點俊太郎也一樣。到底是哪裡不對勁。但是如果和結依在一起的話一定能發現問題點,為此他來呼喚她回去。

「妳媽也在擔心妳喔?和我一起回去吧」
「不要過來!!」
結依用力地大著阻止俊太郎繼續靠近。
俊太郎停下了腳步。俊太郎無從得知結依到底在害怕著什麼。

「結依,妳哭了嗎……?」
「俊太郎……你為什麼要來這裡?人家又沒有說希望你過來」

投向俊太郎的是冰冷冷的話語。結依現在的表情是從沒看過的寂寞。

「我擔心結依啊。除此之外還需要理由嗎?」
「俊太郎……很溫柔呢……但就算溫柔……也來不及了

理應枯乾的淚水再度湧出。不是因為被找到而感受到的歡喜,結依的內心彷彿放棄了什麼,隨著眼淚一起滴落在地上。
隱藏在雙手中的結依的臉。顫抖著的肩膀。
到底發生了什麼明明就在手能觸及之處,但是只要碰到了話這次一定會跑到在也追不到的地方去,兩人就這樣對峙著。

「俊太郎加入了『人偶保存會』對吧?恭喜你……

聽到結依的祝福,俊太郎一股怒氣湧上。
充滿違和感的『人偶保存會』。讓兩人的生活偏離了日常,讓俊太郎握緊了拳頭。

「為什麼啊……為什麼妳要如此悲傷地和我說!『人偶保存會』到底是什麼啊!?為什麼一加了之後一切都變了啊!?我也想要變得幸福啊!我一直向神明祈求著能多點與結依的快樂時光!這到底有哪裡錯了!?」
……你搞錯了。神明,是不存在的……
!?

結依低吟著把人從夢中拉回現實的殘酷真相。明明結依不會這樣的。
眼前的結依彷彿是陌生人。
這些言論都讓俊太郎不禁疑惑起眼前的結依到底是不是她本人。

「人家的媽媽……芽依……已經不在了……全部都被做成『人偶』了!!」

結依說著不明所以的妄言。看來是被電話裡所說到的被害妄想給控制了。

「妳在說些什麼……結依,振作一點!我才剛剛看到了結依的媽媽,芽依也跟平常一樣有精神。結依沒什麼需要擔心的,我們回去吧」

結依不允許俊太郎再有接近的行動,而且持續抗拒著俊太郎。

(圖)

「俊太郎已經變成那邊的人了吧?不要假裝成俊太郎,然後想把我帶回去!……你是誰?你到底是誰!?」

結依已經什麼都聽不進去了。 只要加進了『人偶保存會』。對結依來說俊太郎已經成為了『敵人』。

「把媽媽回給我……『人偶』,回給我……

她的意思是如果『人偶』能不能夠恢復原形吧。
但是俊太郎知道這是辦不到的。俊太郎所知的『人偶保存會』的人偶,在完成那年的任務後就會被燒毀。結依期望的『人偶』,已不存於這世上

「嗚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明明結依在眼前哭得泣不成聲,俊太郎卻伸不出援手。
也辦不到把結依抱在懷裡好好安慰她。
因為結依不期望如此。也許正如結依所說,神明根本不存在。


當不再期望他人的救贖時……結依就已經壞掉了


只有她自己能救自己。即使掙扎,匍匐也好,結依決定靠自己做些什麼事。
決定去進行無謀毫無意義的事情。

「對了……去把人偶給要回來吧」

結依只說了這麼一句便下山了。踩著步履蹣跚的步伐,頂著空洞洞的眼神,往目的地前進,俊太郎看著如此悲傷的背影,

「不……不要走!!結依依依依依依依依依!!!」

俊太郎的聲嘶力吼到底有沒有傳進結依的耳朵裡已經不得而知。
能看到得只有結依頭也不回的,消失在樹林之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