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8日 星期五

Gnow Grave『人偶-幸福的暗轉、終焉的信念-』Ⅶ


翻譯已取得作者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圖片由於沒有取得授權, 請到原文觀看

Gnow Grave『人偶-幸福的暗轉、終焉的信念-』Ⅶ
作者:村崎色


「結依!妳去哪了!?」

我從後山追了出來,但是結依已經跑得不知去向。是已經先下山了呢,還是已經穿出樹林下到街道了呢,此時也不得而知了。
但是結依要去的目的地我是知道的。是『人偶保存會』的集會所。

「不對……是『MC人偶保存會』才對。跟我知道的不同,只是個名字相似的冒牌組織!」

兩個『人偶保存會』,不僅把我搞得團團轉,還讓結依悲痛欲絕。我早應該發現的。如果早一點解除誤會,我就不會失去結依了。

……都怪我剛才怎麼沒有把結依攔下……。該死!」

責備過去的自己也於事無補。如果再不趕快把結依找回來的話一切就完了。
會讓我這麼想的,是來自於胸口的煩躁。
我有股不祥的預感,可能會再也見不到結依……

「!?綾鷹!?」

在深夜時分我在街上遇到了剛力綾鷹。我一拳向正要向我打招呼的綾鷹身上,把他倒在地。

「你幹嘛啊,俊太郎!你這混帳!」
「你以為一拳就能消滅我心頭的火嗎。你該感謝我只給了你一拳」
「什麼!?」

我怒火中燒地挑釁著綾鷹。這些混帳, 即使讓我打了幾拳,也不會讓我對『MC人偶保存會』的憤怒輕易緩解。
但是眼前還有別的事情要做。

「把我帶到你們的集會所」

我抓著綾鷹的胸口強硬地說著。綾鷹也剛好是外此而外出的。剛好等會有個集會。
我跟在綾鷹後面走去。
被帶往的地點是,上學會經過的神社境內。我小時候曾經在這間神社裡遊玩過。但是我並不知道現在這所神社裡,已被從沒見過的男性們給佔據了。
黑暗的集會所,正如其名,那就是個這樣的地方。

「我們到了,進去吧」

我壯起膽子走了進去,我膽小地藏身於綾鷹的身後。但是綾鷹卻往側邊大跨了一步,讓我暴露於大群廣眾之前。


(圖)      

人群中有著我見過的人、住在附近的鄰居、不知道從哪邊來的人,還有著與這裡格格不入的美麗女性。
到底為何相聚在這裡呢,我完全猜不透。

「歡迎來到『人偶保存會』」

看起來像是會長的男子歡迎我。是為已有一定年數的男性。

「你就是古賀俊太郎對吧?歡迎你的加入」
「別搞錯!我沒有加入『MC人偶保存會』的打算!『人偶保存會』具有著延續傳統,舉行鎮上儀式的使命。不是你們這種抱著玩玩心態的人可以自稱的!」

傳統真,與遊玩假。我身旁的女性對我的定見有所異議。

「什麼?你是想要侮辱老子們的組織嗎?」

話語傳出雖是女性的聲音卻是男性的口氣,說話的女性眉間皺在一起。那個表情恐怖到讓我無法想像。

「還真傲慢。要把他關起來嗎」
「等等」

女性與阻止她的會長各往前踏了一步。在這個一觸即發的氣氛中我鼓起勇氣把這個情境承受了下來。
「確實我們『人偶保存會』結成還不過十年。比不上你們的傳統……但是傳統總有一天會消逝的。少子化造成的人口減少。高齡化與鎮人口過稀……等等問題,會造成維持鎮的費用減少。最後造成崇拜神明的信仰力減弱,塑成現在人人只為自己而活的社會。
──你認為傳統能在這個潮流之下延續嗎?在『我們心中已沒有神』的情況之下」
「嗚!」
「看清現實吧。你能靠神明活到什麼時候?能幫助別人到什麼時候?這樣做反而會被人利用喔?人如果不在他人身上就無法變強。弱者只能被食」
「要不要信仰神明是自己的自由!沒有人能靠否定神明來變強!人們就是互相扶持互相幫忙才能活下去的!」

這跟這個社會是骯髒的,妄言是空想的,平等就是不平等,這些沒有關係!!
為什麼人們一定要依靠『什麼』作為理由才能活下去呢?
你這不是在主張只有實際能見到的才是真的嗎?
只肯定能見到的幸福,卻否定無法見到的幸福!?
此般強硬才不是人的生存之道──!

「──人才不是這種生物!」
「我們並沒有要否定人類。人類是個很出色的物種。所以只留存下人的外型的『人偶』誕生了。我們並沒有否定神,而是把人神化了。作為不會被人遺忘的容器,作為神明靈魂的器皿」
「什麼……?嗚──!」
我的頭突然被鈍器般的物品給重擊。頭痛欲裂讓我瞬間失去了意識。
綾鷹俯望著周圍散著花瓶碎片的我,露出淺淺的笑容。

・・・
・・・・・・
・・・・・・・・・


「嗚……

我從那之後睡了有多久呢。回過神來我的身體被繩子纏繞動彈不得。
集會似乎結束了,能聽到周遭的嘻笑談話聲。在人群散去,發現我取回意識之時,有幾位人員回到房間裡來。

「!?結依的媽媽,還有芽依也在!?」

人群中有著兩位我所熟識的人。她們為什麼會在這裡,我猜想她們可能和有一樣被抓起來了。

「有什麼受傷?結依呢……嗚!?」

麻依阿姨突然朝我肚子來個踢擊,讓我的身體彎成字形。如果我沒有被綁著的話就會被踢飛了吧。

「在擔心別人之前,先擔心自己吧」
「咳咳……妳幹嘛……嗚!」

麻依阿姨趁機會溜進了我的雙腿之間,從我的褲子中掏出了我的小弟弟。我大驚失色的不知道她想要做什麼,想要掙扎束在身上的繩子纏得我更痛了。
我只能任由麻依阿姨對我做她想要對我做的事。麻依把自己的胸部壓到我的小弟弟上方,讓我的小弟弟感受著麻依豐滿胸部的柔軟與壓迫。 

(圖)

「嗚啊啊啊!!」

我發出顫抖的呻吟。那是我從來沒有體會過的快感。
衣服都快包不住的麻依的胸口,把我的小弟弟給包覆住了。麻依用著成熟的大人身體逗弄著我,看著我的反應只是呵呵笑著。

「這樣不行……麻依阿姨!」
~?為什麼不行?對於青梅竹馬的媽媽有什麼不滿嗎?」
「我,我才不是……為了這個才來這裡的──!」
「是這樣嗎?明明雞雞都勃起硬成這樣了呢?」

即使恐懼著麻依阿姨一反往常的舉動,身體卻很誠實地反應著。
被麻依阿姨的身體所包裹的我的小弟弟確實在吶喊著「好舒服。」我的聲音顫抖著。

「嗚哇……變得好硬了呢。是不是腫脹得受不了了呢?」

說著麻依阿姨的口水滴落在我的龜頭上滑落於雙谷之間。濕黏的小弟弟每當與乳房摩擦時就會發生淫靡的水聲。

「忍得住嗎……?忍不住了話,就射出來吧,在人家的胸口全部射出來吧」
「那種事情……我做不到……
「看你能忍到什麼時候,呵呵呵……。」
「啊啊啊!」

逗弄著我的乳房小幅度地震動著,時強時弱弟形成一波波進攻。時而壓迫,時而放鬆,只要一個鬆懈就會把全部的精液噴吐在麻依阿姨的胸口上。
我低悶著,呼吸紊亂,我拼命忍耐著麻依阿姨的乳交。

「姆……真能忍啊~」

麻依阿姨放棄了般鬆開了身體。當我認為終於結束了的時候。

「──大葛格」

在麻依後面等待著的芽依,來到了我的眼前。剛才被麻依阿姨所進攻的小弟弟依舊堅挺著。芽依用著一副沒看過的表情著它。

「芽依!那邊不能看!該死,軟下來!軟下來!」
「大葛格,你猜猜人家想要對它做什麼?」
「唉?」

我抬頭看向芽依,芽依蹲在我的膝蓋前抓住我的小弟弟,張開她的小嘴,含了進去,開始上下活動。 

(圖)   

「嗚啊啊啊!不行,芽依!不能這樣!!」
……嗚嗚噓嗚……嗚咕嗚」
「嗚啊啊啊啊────!」

芽依嘴巴裡的溫暖,與喉嚨所發出的可愛聲音刺激著全身的神經。經過麻依阿姨伺候過的小弟弟,現在又在這番的攻勢下,已經瀕臨極限。

嗚嗚……可以色出來喔,大葛格……色在芽依的,嘴巴裡~」
「住手啊……已經……啊,啊啊啊!」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芽依激烈地吸吮著小弟弟,闔緊嘴巴彷彿要把精液給吸出來一樣。我撐起腰,把至今所儲存的精液,全部噴發到芽依的嘴巴裡面。

咕!!嗚嗚!……………………咕嚕嚕……

精液灌到喉嚨讓芽依嗆到,蔓延嘴中的味道讓芽依的眉間皺成了一團,精液咕嚕咕嚕地流進芽依的喉嚨。
這讓我絕望了,沉沒於把芽依玷汙的罪惡感之中。

「芽依……
「嗚嗚嗚咕嚕,咕嚕……咕嚕……謝謝招待,大葛格……

芽依把口中的精液飲盡並把嘴邊的精液舔了乾淨。
不管是芽依還是麻依阿姨,她們已經不是我所認識的兩人了。
是這個空間的問題,還是我變得奇怪了,還是她們兩人瘋了
我的頭腦已經無法正常運作了……
旁邊圍觀著的群眾,只是大大地嘲笑著這一切。

「啊哈哈哈!俊太郎,你現在的表情還真有趣,啊哈哈啊!」

綾鷹看著我哈哈笑著。我無法反駁。

「如何,俊太郎小朋友。是不是沉迷於你所認識的兩人所給予的祝福了呢?」
……
「沒錯,這就是人類。能沉迷於快感,能品嘗幸福的唯一存在。神和動物不懂得幸福。這就是我們口中的,我們所共同體會的,幸福的形式啊。 『我們心中沒有神。因為我們就是神!』」

去了不懂幸福的神明。為了成為知曉幸福,現存於世界的神
為了展示幸福使用人類做成『人偶』。
這已經是神明之間的遊戲。『人偶』只不過是神明靈魂的容器。

「--看吧,這就是下一個『人偶』」

--以人類作為祭品。

――――結依!!?」

會長手上所拿的,毫無疑問的就是結依的『人偶』。果然結依來到了這裡,並被做成了『人偶』。
就像麻依和芽依一樣!

「有沒有人想成為這個『人偶』的!?這可是個現役女高中生的容器喔!」
『我――!!』

許多人舉起了手。各式各樣的人圍著結依的『人偶』形成了異樣的光景。
由於人實在是太多了,會長不好決定人選。

「我!」

其中喊聲最亮的,是綾鷹的聲音。

「她是我的同班同學!我用起來最熟練!」
「齁齁」

(圖)

會長少見地把視線看向了綾鷹。 綾鷹兩手合掌諂媚地討好會長。

「拜託你了。我喜歡這個女生。為了這個機會一直等到現在啊!會長大人~」
「給我住口……

會長很滿意綾鷹現在恭敬卻一副想要將人偶搶奪過來的模樣,哈哈地笑了。

「好。就把這個『人偶』賜給你」
「太好了!!!!」

綾鷹歡喜地大叫一聲。會長把結依的『人偶』交給了綾鷹。

我只能看著他們,痛苦地無法呼吸,腦袋快要發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