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4日 星期三

母女強盜

翻譯已取得原作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非經同意不得轉載


母女強盜 

作者:メモット


「嘿嘿,別給我大吼大叫」
偽裝成配送員的矢吹眞詐也,在闖入平本一家後對著裡面的兩人如此說道。闖進來的除了這個男子之外,還有另一位叫做宮田亞吉良的男人。
今年年過50的兩人從以前便犯下偷竊、放火、姦殺等各式各樣的罪刑,說是全部類型的犯罪都幹過也不誇張。被抓到後肯定是唯一死刑的,也是警察拚死拚活也要翻找出來的對象。
兩人下一個盯上的目標就是這平本一家。這個家的男主人長期海外出差幾乎不在家,留在家裡的只有全職家庭主婦的妻子平本佳織還有正就讀小學5年級的女兒平本玲奈兩人,正也正是對於他們來說好下手的目標。
「求,求求你們。要多少錢都行,只有女兒不要傷到她」
母親佳織庇護著發著抖的女兒玲奈這麼說著。
「嘿嘿,錢啊我們不需要,反正之後要多少就有多少」
「那,那你們為什麼只要女兒平安無事,我什麼都聽你們的,還請你們手下留情」
「哈哈,夫人別哭嘛。老子們要的也不多。就是想要妳的身體而已」
真詐也說著直盯盯地看著佳織的身體。
「我,我知道了但是如果要做的話還不要讓我女兒看到,去對面的房間好不好」
佳織顫顫兢兢地詢問著。
「嗯,去對面也沒差吧,對吧」
「也是。不如說去對面更好辦事」
兩人交換過眼神壞笑起來。
「玲奈,媽媽和他們兩人有要緊事要說,乖乖在那邊等著喔」
「媽,媽媽
佳織緊緊抱過忍耐著不哭的女兒後,督促她進到旁邊的房間裡。
在確認女兒關上房門後,三人移動到別的房間去。
「那們話不多說
佳織縮了縮身子以為要被侵犯了,沒想到真詐也的行動出乎她的預料。
「喝下這個吧」
他從包包中拿出了裝有紅色液體的50ml瓶子。
「那,那是什麼」
佳織覺得可疑地接過瓶子。
「別問這麼多趕快喝下去。如果讓我們等太久
亞吉良說著指向女兒待著的房間。
「我知道了
眼下除了喝之外沒有其他選擇了,佳織這麼想著扭開瓶子,一口喝光。
「喔喔,還真豪爽呢,那我也
真詐也說著拿出裝有藍色液體的瓶子,也一口氣喝光。
「呼,沒妳的事了,妳可以回去了」
唉,就在佳織驚訝之時,一股睡意襲來。
「那麼亞吉良等一下……
兩人好像在說著什麼,但是佳織還沒聽完便失去了意識。



……
………………
…………………
附近好像有誰在談話著。佳織睜開眼睛環視周圍。
「嗨,你醒來啦,罪犯先生」
附近傳來女生的聲音。原以為是有人來救她們了,但感覺好像不是這樣,似乎是他們的同伴。比此這個有件事得反駁才行。   
「罪、犯,是才對
嘴巴不聽頭腦使喚。看來是在失去意識時被灌下了麻藥之類的藥物。
「好~過分,確實這傢伙(亞吉良)犯下了很多犯罪,但人家可是善良的家庭主婦喔」
佳織對女性有些挑釁的語氣感到不滿,仔細看了看她的臉。
「唉」
她有著和自己,平本佳織一樣的臉。
「哈哈,妳好像還不懂發生了什麼事呢。我和妳透過剛才的液體交換了身體。同時喝下了液體的兩人便會交換彼此的靈魂,多虧了你我現在已經不是中年大叔了,而是年輕貌美的人妻」
我的身體揉著胸部說著。
「不,不會吧……
我好不容易把手舉到眼前看。那雙手長滿濃密的毛髮而且粗糙至極,很明顯的不是我自己的手。
「趁妳睡著時,我還拜託亞吉良幫妳現在的身體打了特別的麻藥。大約有3個鐘頭妳是無法活動的。嘿嘿」
3個小時正當我想問他們想在這期間做什麼的時候,亞吉良補上令我感到恐懼的話。
「其實這邊還有一組交換身體的液體呢,妳覺得是幹什麼用的~?」
我光是聽到他這樣說就知道他想做什麼了
「只有那個請你不要了」
佳織用著真詐也的身體拼命懇求著,亞吉良只是看了看嘲笑地說了
「罪犯矢吹眞詐也這麼說喔,母親平本佳織覺得呢?果然還是不要比較好?」
我的身體笑著說道。
「不,身為母親還希望亞吉良先生奪取女兒的身體。這是身為母親的我的願望,所以還請你不要聽這罪犯講的話!」
「既然妳都這麼說了我也只好照辦。那可以請妳幫忙我奪取妳女兒的身體嗎?」
「嗯,樂意至極!女兒一定也會很高興的」
兩人說完把我的嘴巴給封上膠袋避免我大吼大叫,然後就離開了房間。我光是想像等下會發生的悲劇便淚流不止。


……
「玲奈,我進來囉」
伴隨著敲門聲,佳織進到房間。不停祈禱著趕快結束,身體害怕顫抖的玲奈在看到母親後,鬆了一口氣準備抱上去,但是看到後面還站著一位男子後便猶豫了。
「哎呀,怎麼啦玲奈,是媽媽喔?」
確實在眼前的是以往的媽媽,但是感覺有些奇怪。
「別玩了趕快幹正事」
後面的男人進到屋裡後這麼說道。
「嘿嘿,這個小屁孩是從這個身體生出來的啊,感覺還真奇怪」
「媽,媽媽?」
玲奈對於母親明顯奇怪的發言感到膽怯。
「玲奈,妳不用擔心,先喝喝這個紅色的液體吧?叔叔們很親切的,媽媽剛才也喝了這個」
佳織說著拿出了一瓶瓶子。
「但,但是媽媽
玲奈卻不想要喝下那個飲料。因為能料想到喝下去後也會變得跟媽媽一樣奇怪。
「喝看看,沒事的
「唉,但是
「別囉嗦快點喝!」
說完佳織便一口氣踹飛了旁邊的絨毛布偶。
「咦!」
玲奈害怕地趕快打開瓶蓋,一口氣喝光。
「很好,玲奈很棒」
玲奈被母親摸了摸頭,但一點也不高興,反而覺得有些悲傷。
在兩人互動之時,後方的亞吉良已經喝下了藍色的藥水。
「那還把麻藥也打進我的身體」
「我知道我知道。那要不要多打一些呢?對了,在你倒下之前你先到那裡去
玲奈聽著兩人談話之時突然感覺到眼皮一沉,就這樣趴臥在地上睡著了。



……
身體變成真詐也的佳織,努力活動著麻痺的身體,但光是在地板上移動幾公分就費盡了全力。在盤算著還有什麼辦法救自己女兒的同時房間的門被打開了。
「嗨,還不能動對吧。親切的我帶你去客廳」
真詐也說著用著佳織的身體拖著自己原本的身體。
「不過我的身體還真重啊。應該說是我的力氣變小了?」
佳織看著自己的身體辛苦地拖行著自己,不安地想著之後會發生什麼事。
抵達客廳後,剛才另一位與他在一起,名為亞吉良的男子也躺在地板上。
「你,你,想,做,什麼」
「我想做什麼,妳等下就知道了,妳好好等著就行」
說完真詐也盤坐在椅子上。
幾秒後。
叫玲奈進去等著的房間被打開了,從裡面走出來的是女兒玲奈。
「玲……?」
還希望自己想的事情不要成真。我如此想著看著女兒,而女兒則彷彿嘲笑我般看著我。
「媽媽,這個叔叔一直盯著我看,好噁心喔」
玲奈看著佳織身體的方向說著。
「玲奈說得對。這些叔叔們幹下了很多壞事,其中最喜歡的是在硬上女性後用我這主婦所無法想像的殘酷暴行對待她們並樂在其中。上至40多歲,下至跟玲奈妳差不多年紀的小孩呢,而且被害者還不只一位。所以妳也要小心喔」
「他們做了這麼多壞事?好差勁
玲奈用著輕蔑的眼神看著兩位男子。
「人家不原諒!媽媽!叫警察來吧!」
「玲奈真是好孩子。不過別擔心,在妳剛剛睡著時媽媽已經報警了。也差不多要來了。妳聽,是不是聽到了警笛了呢」
「真的!不愧是媽媽!」
「怎怎麼會
佳織對於自己即將要被抓了感到語塞。
「那麼裝作被襲擊稍微把衣服弄亂一點吧,等一下還要假哭一下呢」
「要撕破這個裙子嗎?不過用手也撕不開啊
就在她們談話時。
「平本小姐!沒事吧!?沒有回應我們要強行破門了!」
警察官砰砰用力地敲著門。
「喔,要好好演場戲才行呢
說完兩人便往門口走去。
請,請救救我們。我們被兩個奇怪的男子襲擊……用了他們身上帶的針筒才好不容易
「嗯嗯~人家好害怕
在短暫談話後大批腳步聲進來。我對於即將發生的事情感到絕望,並同時擔心著旁邊倒著的女兒。



幾個禮拜後


「我回來了~」
平本玲奈背著紅色的雙肩書包,穿著淡藍色的上衣和白色的迷你裙從學校回來了。發生事情後有段時間因為問訊而相當繁忙,現在終於把事情告了一個段落。周圍的鄰居把我們當成英雄般大力讚賞,但就我們來看他們反過來讚揚我們這些大惡人的舉動實在是有夠滑稽,讓我們笑得樂不開懷。在國外出差的父親一時趕了回來,不過來了只會礙我們的事,所以我們快快便把他趕回國外去。
「奇怪?啊,那傢伙又在做那種事了嗎」
正當我準備脫下鞋子時,看到玄關多了一雙男性用的鞋子。我猜是真詐也,不對,佳織那傢伙又把男人帶到家裡來一發了。從那之後只要加織有時間,便會隨便把男人抓回家做愛。有時是在外面勾引發閒的男性,有時是故意指穿著內衣誘惑上門的配送員,今天又是怎麼個方法呢,我偷看了客廳裡一眼。
客廳的沙發上有一對全裸的男女正做著愛。地上散落著露肩的毛衣與長裙,還有紅色的內衣。而對方散落在地上的衣服不是工作服而是普通的便服,玲奈猜測佳織是喬裝成秀麗的人妻出去釣男人了。
「啊嗯!好棒!隆志的肉棒!這是我遇過的,最舒服的肉棒啊啊嗯!」
「真的假的,妳明明有老公還這麼花心,真是個淫亂女,看招」
「啊啊嗯!沒錯佳織是最喜歡大雞雞的淫亂女!所以把雞雞用力地頂進人家淫亂的穴穴裡!嗯嗯!啊啊嗯」
「可以射在裡面吧,那我要去囉!」
隆志說完便加快了腰部活動的速度。
「啊嗚!啊好棒,好棒!好舒服!啊啊嗯!射出來!嗯嗯!射在裡面!」
佳織流著口水,一臉不檢點的樣子懇求著連老公都不是男人把精液射在裡面。如果是本人看到又會怎麼想呢。
「啊,要,要射囉,射了!嗚!嗯!」
「嗯,啊!啊嗯!嗯!嗯嗯!」
兩人的身體隨後不停痙攣著。雖然從外面看不到,但玲奈看著便能想到兩人身體的交合部分肯定是噴發了大量的精液。看今天嬌喘地這麼激情,看來兩人彼此的下體相性不錯。
隨後玲奈也意識到自己的下面也濕了。眼前男女翻雲覆雨的光景總是會讓這女性的身體興奮起來。
玲奈看著兩人精疲力盡舒服地倒在上發上,壞笑地走進了客廳。
「我回來了~」
隆志看到突然進來背著雙肩書包的女兒嚇了一跳。
「喂,妳有女兒的嗎!?有的話還說一聲啊唉,唉,該怎麼辦
看隆志這驚慌失措的樣子,看來佳織只告訴他老公因為出差不在家。
「嘖,玲奈,妳進來幹嘛,現在媽媽正在辦事中給我到那裡去」
「每次都只有媽媽,太狡猾了,偶爾人家也想要」
說完玲奈把雙肩書包放在地上脫下內褲。把沾滿愛液還牽著絲的內褲丟到椅子上。
「叔叔,要不要和人家來一發?今天剛好是安全期喔」
說完把白色的迷你裙拉了起來。
「唉,妳才小學吧要和小學生做有點
「那我要通報媽媽被陌生叔叔給上囉?剛才我已經拍照了」
「唉等等,佳織小姐妳也幫幫我」
「唉那你就和她來一發吧,玲奈沒問題吧?」
「嗯!」
玲奈點了點頭便開始脫起衣服。
「唉唉我知道了,真的可以喔?」
隆志說著靠近玲奈。
「玲奈妹妹是第一次吧?第一次會有點痛喔,沒關係嗎?」
「人家有用過小黃瓜和直笛的經驗所以不是第一次囉!而且剛才看你們開幹人家下面已經濕透了,快點放進來!」
隆志看著玲奈笑著說著自己的插入經歷,想著現在的小學生還真是早熟啊。
「那我進去囉嗯!」
說完便把自己的肉棒插進玲奈的小穴裡。
「嗯,果然小學生的穴有點小啊玲奈妹妹痛痛嗎?」
玲奈現在正被有史以來最大的東西給插了進來,下腹有些疼痛。
「啊,沒,沒事的,稍微動一下看看」
隆志聽完便慢慢活動起腰部。
「嗯,好,好棒
玲奈慢慢地覺得舒服起來。自從便作這具身體後,這幾個禮拜每天都用東西開發著小穴果然是有意義的。
「好緊啊,好像快,射出來了」
隆志活動著腰部擔心地說著。
「還不要射出來喔,你可以射在裡面,但要先讓人家去喔。可以在抽插地快一點喔,嗯」
「那我要加速囉,看招看招」
嗯,啊,好棒,嗯,嗯」
噗哧噗哧噗哧,淫靡的聲音伴隨著隆志的大肉棒進出著玲奈小小的蜜穴。
「哈,哈,啊嗯嗯,差,差不多要去了
玲奈這麼說著。
「那我再快點,玲奈妹妹可以先高潮沒關係」
伴隨著腰部的擺動加劇,玲奈更加地舒服了。
「啊啊嗯嗯!要去,要去了,嗯,嗯嗯嗯嗯嗯嗯」
玲奈滿臉通紅反弓抽蓄著,子宮頸也收縮得更緊了。
「嗚哇,好緊,嗯,嗚」
隆志開始在玲奈的體內射精著。
「啊嗯嗯,啊,哈,哈嗯」
把肉棒從還在痙攣著的玲奈體內拔出來,溢出來的精液從玲奈的雙腿間流了下來。
「嗯嗚,叔叔的精子,在玲奈的體內用力活動著呢,搞不好會懷上小寶寶呢!」「呼呼,隆志先生,我女兒的穴穴怎麼樣啊?」
佳織剛才邊看著兩人做愛邊自慰著,現在笑著問他的感想。
「如果女兒懷孕了,人家就要變成奶奶了呢,30歲出頭的老太婆」
「不,別說這種可怕的事情」
隆志發自內心祈求這種事情不要發生。
「但是人家可不介意自己懷上孕喔?這樣一來就能和老公離婚了不過我們先再來一發吧?剛才看你們兩人做愛,人家又忍不住了
佳織說著把沾滿愛液的手伸了出來。
「要再來一次嗎?我是還行,不過如果真的懷上孕了
「那時還要取人家為妻喔?好嗎?親、愛、的」
佳織撫摸著隆志的下體,魅惑地在他的耳邊輕語。
「那家織小姐,不,佳織,我會比剛才還激烈喔」
「嗯,可以喔,還請在我和老公相愛而生下玲奈的這個人妻蜜穴裡滿滿地射出來喔,親愛的」
隆志聽到這番話便又興奮地把佳織推倒在沙發上,進行第二回合。
「(唉-又開始了。老子之後也要來一發,不過現在下面黏滴滴地好不舒服,先洗個澡)」
玲奈把上衣和裙子脫了光光,往浴室走去。



那之後有段時間,平本家裡的呻吟聲連綿不絕。


8 則留言:

  1. 之前也看到這篇,還在考慮要不要翻譯就被您搶先了
    這篇也是翻譯得非常好!

    回覆刪除
    回覆
    1. 那還真是志同氣合的朋友呢,也許我們可以交流一下避免撞車w

      刪除
  2. 每天必來看看是否有新作品上架,真的翻譯的很棒,很喜歡這種滿滿邪惡的文XD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每日的瀏覽,我盡可能以每周一篇,不行的話以每月一篇為目標前進,不過現在偷懶中就是XD

      刪除
  3. 連續三篇都是同作者,最近這作者發表了許多文章,風格和故事都很合我的胃口。
    感謝翻譯。

    回覆刪除
    回覆
    1. 每篇都有別出心裁的地方也是我中意的點,不過下篇可能會找別的作品。

      刪除
  4. 精彩的轉落!(壞笑)
    上周正好讀到原作者的入替アプリ,是個人見過非常傑出的入替系良作,非常推薦!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也覺得不錯,非常喜歡他的結尾,可能過一陣子處理完手邊的事情後再考慮看看要不要動筆翻譯。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