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20日 星期日

2020年12月6日 星期日

你老婆真棒

 一時開車一時爽,一直開車一直爽,沒開車就不太想畫了,我怎麼了...



2020年11月29日 星期日

機器開發

原文:
BLUE06
一個設施研究女體敏感性的開發一個裝置能針對女生的所有敏感帶刺激抽插,該設施找了一個人工少女來24hr的測試,把少女固定在裝置上後即將開始前,突然停電,恢復電力後一個男員工竟然還少女互換了,嘴巴被堵著發不出聲音,就這樣裝置開始測試了。

2020年11月21日 星期六

與前女友...

 




開始消化之前的募集題材中,不知道會畫到什麼時候,
也歡迎提供題材,如果符合口味的有可能會畫畫看。

原文
匿名:
男主被邀請到 他曾經狠狠傷害的
前女友婚禮上 收到邀請時
並沒有什麼反應 但意外打聽到她要跟一個
很醜的大叔結婚 抱著幸災樂禍的心情
結果被前女友強迫交換身體 並強迫嫁給一個
有很多奇怪性癖好的醜大叔。

2020年10月16日 星期五

計程車

 感謝RE提供的點子與台詞!































應該跌破很多人眼鏡!? 沒想到女主是最後的贏家!

2020年9月28日 星期一

AV女優和國中男生的交換

翻譯已取得原作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作者:ワトソン

網站: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11845021

 

渚現在感到相當困惑。

矮小的身體加上柔弱的性格,外加自己的名字相當中性常常被別人笑自己不是男生,但他從沒覺得自己會是個女生。

但是渚現在的身體有著能將衣服大大撐起來的胸部,而伴隨他度過14年多一點歲月的身體正躺在自己面前。

幾分鐘前,渚在回家路上和從轉角竄出來的人影迎面撞上,失去了意識。

率先醒過來的渚確認著周圍的狀況時,發現到出現在自己身上的異變與眼前倒著自己的身體這個狀況。

「嗚嗚-嗯

在渚困惑時,渚的身體醒了過來。

好痛到底是誰啊小心一點啊

渚的身體在和渚對到眼神後,露出一臉無法置信的表情。

「為,為什麼會有另一個我?」

「我,我的身體自己動了起來還說話了?」

「「唉?」」

隨後兩人發現了。

「你,難道這個身體

「難道我們

「「交換了身體!?」」

渚和眼前的這位女性交換了身體。

2020年9月14日 星期一

學生會長與不良分子的交換

 

翻譯已取得原作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作者:ワトソン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11648080

 

「要處理的文書太多了,沒想到弄完已經這麼晚了」

我結束學生會的工作正準備回家。

「嗯,那個是?」

視野邊緣有一位男子正爬著樓梯往屋頂走去。

他是學校中出了名的不良學生,還是不良學生中的頭頭。

「我前幾天不是才嚴重警告過他的嗎,這次又想幹嘛?」

我追了上去,看到他正在屋頂上吸菸。

「已經放學了。抽菸我也警告你好幾次了,你什麼時候才要戒?」

「哈?要妳管,這是我的自由」

他還是一如既往把我的話都當耳邊風。

這樣只有一個辦法了。

「既然你完全不把我的話聽進去,我只好把這件事報告給老師們了。加上平時的素行不良,我會跟老師商量給你下達停學處分」

聽到要停學處分的他忽然緊張了起來。

「哈!?開什麼玩笑,抽個菸為什麼要被停學!?」

「我說了,還要算上平時的素行不良喔」

既然把我的話都當耳邊風,讓他吃點苦也是應該的。

「現在馬上把菸給熄掉,然後把惡行給矯正過來。我還要去和老師報告,先失陪了」

這樣一來就能讓這位不遵守規則的男生受到懲罰了。

平時的鬱悶頓時得以平息,現在我心情正好。

「混帳,給我站住!!」

但是他抓住我的手不想讓我走。

有夠笨的,做這種事也免不了被停學。

「把你的手放開。不放開處分可是會加重的喔?」

「閉嘴!!只要不讓妳去打小報告就好了吧!!」

現在有老師在校內巡邏,沒想到他還搞不清楚只是在垂死掙扎,感到煩躁的我開始掙扎起來。

「放開我!!救命啊-!!」

這樣老師聽到就會來了吧。

算上這次的暴行乾脆讓他一次就退學吧,我呵呵地笑起來。

但是下個瞬間,我從樓梯上踩空了。

兩人一起從樓梯上滾落,在意識矇矓之時我決定一定要給這個男的一點顏色瞧瞧。

 

2020年8月31日 星期一

轉魂巫女-壽壽音


翻譯已取得原作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作者:サキ

「破!!」!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道閃光從幼小少女手上的鏡子裡奔馳而出,讓非人的龐大巨軀回歸塵土。
伴隨身體化作灰燼飄散的臨終嘶吼,響徹了巨驅所佔據的山稜,向野生動物布告惡政的終結。
從破碎肉體裡飄出的半透明白色球體被鏡子給吸收後,少女呼地吐了一口氣。
這只擁有龐大身軀的異形野鬼被人稱呼為匠鬼,不時擾亂周圍的村莊、從食糧到稀品無不劫持,甚至連村民都不放過,被帶走的人從沒有人能活著回來,可謂無惡不作的壞蛋。
棲息與野外的生物,自從惡鬼定住在這座山後,再也無法自由的狩獵,時常在天命未盡下便畫下了生命的中止符。
而此時站出來的,就是這位少女,刻波壽壽音。
是歷代以退治魔物維生的刻波家現任當主。
有著一張稚氣的可愛臉龐,從雙親那繼承下來的栗色長髮在周圍飛舞,包裹著巫女裝的四肢毫無傷痕證明她是個出色的退魔師。
年幼之時父母雙亡的她和祖父祖母一起生活,但為了不造成兩老的困難,自己一人累積修行、家事也由自己包辦、還時常幫助村里的居民解決困難,如此這般靠自己獨立成長茁壯的壽壽音,受到村里居民的讚賞,人望也相當高。
外表堅毅的她,本質上也只不過是個年幼的少女,掛念她的祖父祖母因此把惡鬼的事情隱藏了起來,而村里的居民看在她如此努力認真活下去的樣子,即使她身為退魔師,也選擇隱藏真相沒有向她尋求救助。
但是留有退魔之血的她,還是本能察覺到山林裡肆虐著強大的惡鬼,也知道大家為了她避而不說,下定決心這次前往討伐。
當然一開始大家都反對這件事,但在說服了村民這樣下去也沒辦法,便攜帶著刻波家代代相傳的封魔鏡進入了深山。
最後在一番激鬥後壽壽音粉碎了惡鬼,將他的靈魂成功封印在魔鏡中。
「成功了……我成功了喔,爺爺……奶奶……爸爸,媽媽……
壽壽音抱著魔鏡感慨地說。追隨著模糊記憶裡作為退魔師的父母親身影,日日修行至今天,終於換來了回報。
一陣風從身旁吹過,奏起了樹木歡喜的音樂,山林也在歡喜著吧。
在惡障的氣息消失後,小鳥和松鼠們也紛紛從巢穴中探頭而出,森林又回到了原本的生氣。
「呵呵,太好了……大家,已經不用擔心了」
陽光從樹葉中灑落,暖活地照亮著壽壽音。
感覺到沒有敵意且柔和氣氛的動物們紛紛出現來到她周圍。
雖然壽壽音沒有能夠和動物說話的能力,但她還是和動物們訴說這座山已經和平了。
她相信這份思緒一定也傳達給了動物們。
山里恢復和平的事實通過動物傳達給了樹木,再由樹木攜給了微風將之在山中擴散,知道傳遍人們居住了村里。

2020年8月22日 星期六

魅魔轉生之書


翻譯已取得原作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作者:灯台守


「謝謝你,幫了我一個大忙」
雙葉同學將手上的資料放到架子上後,轉頭對我微微笑。
以目前的年齡還說,雙葉同學是屬於小巧散發著可愛氛圍的類型。
其他班上的男生時常討論其他發育比較好的,例如西田同學或是橫村同學,但我反而被稍微有些稚氣,卻有容乃大溫柔性格的雙葉同學給吸引了。
剛好幾分鐘前我在走廊上看到雙葉同學搬著大量的資料,可能是被老師給拜託了,我想是個能接近她的機會而自告奮勇幫她拿了一半。
目的地並沒有很遠,是平時不常用到被當作是倉庫的理科教室,所以我們並沒有聊到很多話。
但光是能被雙葉同學微笑感謝,就讓我覺得這趟有價值了。
何況現在我和雙葉同學兩人在沒有人煙的地方獨處,多多少少讓我有些心跳加速。
「這個地方有可能畢業前連一次都用不到呢,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
雙葉同學不知道是不是察覺我的心情,仍留在教室裡四處看看。
我也不能就這樣把她晾在這自己先回去,便和她一起留下來一起看看。這裡單純只放著大量的文件,找不到什麼可以當作話題的書籍。
「哇,這是什麼書。有種奇妙的氛圍」
說著雙葉同學從架子上取下一本書,將正面翻給我看。
確實如她所說,這有著厚重裝訂的書籍,跟紙堆山裡的資料格格不入。
黑色的封面描繪著沒有看過的文字與魔法陣的圖案。
就好像是……
「就好像是黑魔法的書籍呢」

2020年8月2日 星期日

被潛伏在水裡的某物給奪去人格的故事


翻譯已取得原作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作者:笹座早々



 一陣寒風拂過我滲著汗水的皮膚。
 周圍想起颯颯的聲音,讓我不禁將身體縮了起來。我四處張望確認著有沒有可疑的東西,只找到長在路旁的樹木與雜草搖晃的蹤影。將視線轉回正前方,眼前高聳巨大的鳥居散發著不可言喻的威壓感,光是這樣就讓我覺得畏懼。
 有想過是不是乾脆就回去好了。
 區區寒風區區鳥居。會讓我無法忽視他們而感到恐懼的理由只有一個,那就是現在是黑燈瞎火的深夜一點半過後。

 談起半夜裡的神社或寺廟,無非都是些會有幽靈從寺院墓地裡竄出來的恐怖話題。如果正值夏日祭典或有廟會日子的話可能還好說,但可惜今天不是那樣的日子。
 不過本來夏夜就充滿著怪談的傳言,如果在牽扯上本身有著奇異氛圍的宗教設施的話,不可怕才奇怪呢。
 這就是一般人對於這類事情的印象,而我-有邊都子也不遑多讓。夜晚的神社,毫無疑問是恐怖的象徵。

 也因為如此,在聽聞與這間神社有關的傳承後,才會有『很罕見呢』這樣的感想。
 傳承中,半夜裡於這間神社獻上祈禱的話就能實現願望。
 不能被任何人看到、一定要在凌晨兩點、絕對要參照一定的程序來進行。越是了解傳聞中的詳細越是覺得跟丑時參拜很像,也許這個傳承的源頭是來自於『能夠實現詛咒對方的願望』的怪談吧。
 但即使這樣,作為怪談產生並持續以怪談傳承下去,最後變成『實現願望』這樣正面的傳聞也是相當稀少的。

 而我來這個傳承中場所的理由,當然是有著即使要求助於神明也想要實現的願望。
 凌晨兩點外出,不用說,絕對不是我國中二年級生能被允許做的事情。如果被發現的話肯定要挨罵。

2020年7月11日 星期六

白瀨咲耶與人格排泄潤滑凝膠~與正太的場合~

翻譯已取得原作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圖片請至原連結觀看。

作者:ヴァレー


,咲耶小姐!我會一直支持妳的!」

「呵呵,謝謝妳。有像妳這樣可愛的小鳥支持,我也很開心喔」

咲耶回握女性的手,輕輕地眨了眼和她這麼說。隨後被咲耶這麼一誇的女性滿臉通紅,內心有些動搖。

「哈哇,哈哇哇……

「好,時間到了,下一位~」

工作人員走向前將握到呆愣在原地的女性拉開,騰出空間給下一位粉絲。

「妳,妳好,咲耶妹妹……

「啊啊,你好。謝謝你今天也來」

咲耶對下一位的粉絲也擺出和煦的微笑。下一個對象散發著『貨真價實』偶像宅的氛圍,但咲耶也沒擺出不開心的表情,仍舊緊緊地握住他的手,好好地向他獻上感謝。

(嗯嗯,咲耶,做得不錯)

2020年7月8日 星期三

與人妻...


1.
「老公你回來了
「妳是誰!我老婆應該回娘家一個禮拜不會回來,不應該在家裡啊!」

2.
呵呵,這麼快就穿幫了啊~
「妳到底是誰?為什麼外表跟我老婆一樣!」
「會一樣是當然的,因為這就是你老婆的身體啊」
「你說什麼?」
「你老婆回娘家是事實,要去探望父母也是真的,實際上呢,到了之後才發現父母找她來的理由是因為投資失利欠了一大筆錢要讓她用身體來償還呢,你不覺得還真是薄情嗎」
「竟然有這種事
「然後你老婆的身體在拍賣會上被我相中買下了,不過啊,在我們這個業界買下身體也就是得到她整個人生喔,呵呵,你看看老婆我的胸部還真大呢~」

2020年7月3日 星期五

鍛鍊得宜身體的使用方法


翻譯已取得原作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作者:danna_story


「嗚嘩-。不愧是睦月同學的身體!」
我在自己房間裡的大面鏡子前擺著各種姿勢。
眼前的睦月同學也毫不覺得羞恥地跟我擺出同樣的姿勢。

不過,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因為現在睦月同學的身體正由我所掌控。
從這身與雪白不健康的膚色不同,因為田徑訓練而曬得健康的膚色上面,能夠感覺到活潑少女的生命力。
這具鍛鍊得宜的身體和我以前軟趴趴的身體不同,身體上下每個部位都散發著力量。

將水手服的下襬掀起來後,肚子中間有著一條深邃的線,旁邊的腹肌則是若隱若現。但也沒有說壯碩到像金剛芭比那樣的誇張,還是有著女性柔軟的體態。
不小心露出來的胸罩讓我不禁看得臉紅。

「好厲害,這具健康的身體,今天開始就隨我自由使用了」

2020年6月26日 星期五

偶像身體被搶走的故事


翻譯已取得原作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作者:danna_story

「好的,今天我們造訪了注重完全安全的牧場!」

1位偶像正在攝影人員前方展現出自己可愛的模樣。

要如何達成完全安全呢,我們來訪問下管理牧場的工作人員」
「好的,這個牧場為了防止病毒從外界被帶入,與世界做了完全的隔離」
「與世界隔離?」
「也就是牧場本身和外部完全沒有聯繫的意思」
「唉,不過您不是在這座牧場工作嗎?」
「沒錯,除了我之外還有10多位工作人員在經營這座牧場」
「工作人員進出本身不是便無法達成完全斷絕聯繫嗎?」
「哎呀,您明明是偶像,頭腦還轉得真快呢」

2人走在走廊踏出趴搭趴搭的聲響,同時依循著腳本互相對話。
實際上,身為偶像的三森有一半以上自己也搞不清楚狀況。

2020年6月19日 星期五

靈魂化作人偶,身體被侵占的田徑隊員


翻譯已取得原作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作者:danna_story

練習完跑步的我進到洗澡間。
打開水蓬頭任由水花傾撒而下,同時側眼看著鏡子裡倒映的自己。
(嗯-肌肉長了不少,身體結實了許多。但還是得多點重訓)

我是一名田徑隊員,但並非熱衷於陸上競技活動而參加田徑。
只不過是為了維持自己的體態在努力而已。
自從每天開始少許重訓後,朋友開始誇讚我的身材好,這也是我能持之以恆的動力。
班上當然有著那種不知別人辛苦,嘴巴說好羨慕我也想向妳那樣的人存在,但我毫不在意,只是每天堅持不懈地持續努力著。

呼-。
我用著毛巾擦拭頭髮,回到社團辦公室。

「晚上好」
「!是誰!?」
「討厭啦,是我啦,我」

轉過身來看到同班同學橫鳩美奈奈站在門口。

「橫鳩同學?來我們辦公室有什麼事嗎?」

2020年5月30日 星期六

Skin Coupling


翻譯已取得原作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作者:Howling




「嗯.......」

日下部裕也冷不防醒了過來。
自己好像睡在棉被裡,看了看周圍,天色仍舊灰暗,可以推測還是晚上。
裕也本人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上床的,應該是妻子恭子扶他進去的吧。

三年前裕也和妻子恭子認識,才剛於去年結婚。
恭子全心致力扶持自己。性格不用說,她那年輕中帶著點適度成熟的豐滿肉體,讓裕也在性方面也獲得滿足。

昨天是禮拜五,應該是工作太操勞了。這也沒辦法。而且,好久沒夫妻一起喝酒了。
自己因為工作疲勞與酒精而睡倒了吧。還真是對不起恭子。裕也迷糊著眼睛準備從床裡爬起時,發現一件事情感到吃驚。

「唉?」

從床上站起時映入眼簾的腳,不是那雙自己看慣的腳,而是雙連細毛都沒生,一雙女性光滑的腳。
纖細苗條,似乎在哪裡見過.....

「怎,怎麼回事...唉唉!?」

聲音也怪怪的。是比男聲還高幾個聲域的女性聲音。這讓他頓時清醒過來。
為了搞清楚這份違和感的真相,裕也找尋附近有沒有鏡子。
按開了床旁的電源開關,看清周圍布置的裕也更加吃驚了。

「「怎麼回事?這裡不是恭子的房間嗎....!!!」」 

2020年5月16日 星期六

和病嬌女的交換


翻譯已取得原作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原文有作者畫的圖,可以前去配合觀看。

作者:ちひろ


「那今天就上到這邊,明天繼續從52頁開始」

 老師一宣布完放學,教室裡便充滿了活力。有人準備參加社團活動、有人準備去打工、有人和朋友談天說地,班上裡的學生眼神都是如此地閃閃發亮。除了一位少年以外。

「今天她不在吧

 少年抱著包包,一副在懼怕著什麼的樣子匆匆忙忙衝出了教室。但是

「學長!今天也一起回家嗎!」

 如銀鈴般清脆響亮的聲音叫住了他。背後傳來出乎預料的聲音讓少年震了一下,心驚膽顫地回過頭。

「矢野

2020年5月1日 星期五

上班族和賣春女的交換


翻譯已取得原作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作者:ちひろ


「我先失陪了~

 時針指向準點的片刻,女員工們一個接一個離席站起。紛紛討論著之後要去做瑜珈,或是一起去喝酒,實在有夠吵。
 我從以前開始就討厭女人。被父母所寵愛、討老師們的歡喜、找工作還會被加分,女人就是這樣的生物。
 即使是通過激烈競爭才能脫穎而出獲得正職的這家企業,也同樣如此。沒有學歷沒有能力,光靠著外表稍微好看一點就進入的女人不可勝數。連生意也不會談,只會在涼爽的房間裡做些文書作業。出錯就打哈哈地敷衍,推託需要承擔責任的工作。女人就是這樣噁心的生物。讓人氣到不行。
 我大大地嘆了口氣,回到自己的工作上。